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三国轶闻(四)】

【三国轶闻(四)】

  四、卧龙岗上云长翼德齐淫嫂、南阳庐中玄德孔明大换妻

刘备自失徐庶,终日惊慌,只恐曹操乘机来攻。猛悟徐庶临行之言,甚喜,即打点礼物,带了云长、翼德,同赴卧龙岗去寻诸葛孔明。
  一路风景怡人,弟兄三个赏玩不迭,少时已到卧龙岗。玄德下马叩门,有一童儿来接,问曰:「将军哪里来?」玄德拱手曰:「新野刘备,来访卧龙先生。」童儿曰:「先生不在,出外云游去了,将军请回。」玄德曰:「先生那厢去了?何时能回?」童儿曰:「吾亦不知,或三五日,或一月余,行踪不定。」说罢,掩门入去。
  玄德叹曰:「似此奈何?」翼德怒道:「这个小儿,也不请我等喝杯水酒,这便自去了!」玄德斥曰:「不可无礼!」云长亦感不快,曰:「先生不在,我等留守无益,不若暂且回去,改日造访。」玄德只好作罢,遂返。
  光阴似箭,时值寒冬,天飘大雪。刘备欲使孔明见其求才之诚心,复与二弟再往南阳。寒风凛冽,摧枯拉朽,鹅毛纷飞,茫茫白野。弟兄三人走得幸苦,北风又紧,正在艰难之时,忽见前方有一个酒家。张飞甚喜:「这下好了,喝杯热酒,正好驱寒。」刘备也喜,只是嘱咐三弟不可贪杯。三人进了酒店,唤店家打两角热酒来吃。
  关羽、张飞是武勇之人,先自喝了起来。玄德只为求贤不遇,心中烦闷,哪里喝得下去?随便饮了几杯,催促关、张上路。
  风雪甚大,好容易到了卧龙岗,刘备叩门。那童儿开门视之,笑曰:「又是汝等?」玄德急曰:「先生可在?」童儿曰:「正在堂上读书,可随我来。」玄德大喜,随童儿进了中门。
  闻得草堂上一少年抱膝歌曰:「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士伏处于一方兮,非主不依。乐躬耕于陇亩兮,吾爱吾庐;聊寄傲于琴书兮,以待天时。」上前施礼曰:「新野刘备,久仰先生大名,前次不遇空回。今特冒风雪而来,得见尊容,实为万幸!」那少年慌忙起身作礼曰:「将军莫非刘皇叔,欲见吾兄乎?」玄德大惊曰:「先生不是卧龙?」少年曰:「吾乃孔明三弟诸葛均也,家兄不在,出外未归。」玄德叹息曰:「世外高人,非吾凡夫可以轻见也。」均曰:「将军勿忧,吾兄不日便回。如今天寒地冻,将军可择春暖之时再访,万不可冻伤贵体。」张飞曰:「那先生既不在,请哥哥上马。」玄德问曰:「卧龙先生之平生韬略,可得相告乎?」均曰:「不知。」张飞怒道:「问他作甚!风雪甚大,不如早归。」玄德急斥之,复问于诸葛均:「既然卧龙先生不在,吾留书一封,望请转交家兄。」遂修书一封,起身告辞。
  回到新野,刘备甚忧,寝食俱废。至夜,备与甘、糜二夫人共宿一榻。玄德心中有事,行房不力。甘夫人曰:「夫君有何烦恼?妾当与君分忧。」备即告夫人寻卧龙不遇之事。甘夫人笑曰:「主公何等英雄,难道毫无良策?」玄德愧曰:「吾甚愚墩,望夫人教我。」甘夫人笑曰:「素知卧龙诸葛孔明年不足三十,因闻黄承彦之女貌陋却甚贤,使人求之。此非孔明不爱美女,乃是深谙才貌不可得兼也。曾听水镜先生言:」诸葛亮之才不让吕望、张良,且多风雅飘逸,姿容不俗。『似此怎无爱美之心?
  还不知有多少美人倾心于他。他非不欲,是喜贤内助而重于爱色也。「刘备大喜曰:「夫人一言,令我顿开茅塞。吾已知夫人之意。然如何才能诱得卧龙先生心动?」甘夫人暗笑玄德愚鲁甚矣,顺势接口道:「此事不难,若君允诺,全在贱妾身上。」备且惊且喜:「夫人之意,是要我将夫人献与卧龙?」甘夫人抚玄德胸脯,娇笑曰:「只要主公能早成大业,妾虽万死亦不辞也。」刘备感激涕零,抱住夫人,泣曰:「有贤妻如此深明大义,吾复何求?以夫人美貌才韵,定能说动诸葛,助我早建霸业。」言迄,搂住夫人,用心尽力,不在话下。
  甘夫人一边应承玄德,一边暗笑其蠢笨:夫人久闻诸葛孔明俊雅英杰,心仪向往,只是无缘侍寝。今虽言献身,实欲与孔明相欢一场;皇叔却懵懂迟钝,更兼权欲熏心,何尝顾及妻子!只要大贤出山相助,莫说甘夫人,便把糜夫人一并献上,他亦不皱眉。
  「小子感叹,世之霸主,多无情义。尝有越王勾践献绝世美人西施与夫差,后有汉王武帝送生女至匈虏。又有高祖刘邦,为求逃命,三番五次弃妻儿于马蹄下;项羽曾擒其父,欲烹之,邦曰:「可得分一杯羹乎?」如是种种,不胜枚举。
  今刘玄德亦一丘之貉:胸无点墨,身无寸勇,只知玩耍权术,收买人心;他何尝有甚么吞吐天地之大才?唯独有一套哭丧哀求的神功!小子纵观三国,唯有曹操孟德,身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涤荡中原而不骄,溃败千里却不馁;且诗情横溢,风流坦荡,不计女子出身,但有所爱,皆一视同仁——所谓居富贵扬威名而不能惑其心、移其志,虽爱美色好贪欢却不沉迷、不造作——此诚大丈夫也!
  吾深敬之!」刘备小儿遂择良辰吉日,同了二弟及甘、糜二夫人,复往卧龙岗拜见「伏龙」诸葛孔明先生。
  不时已远远望见那片竹林,但看这一派好风光:树不多却茂盛翠绿,山不高却苍劲挺拔,水不深却清澈秀丽,茅庐虽简却小巧雅致。甘夫人称赞不迭,与糜夫人一路观赏,不由暗暗想道:「人称诸葛亮乃一『卧龙』,名不虚传,且看这仙居所在便知他与众不同。我今若果真与他交好,则甚美矣!皇叔愚笨,哪似这般能称我心哉?」又问糜夫人,曰:「姐姐可知这诸葛亮么?」糜夫人笑曰:「常听人言,此人乃世之雄才。今观其居所,亦无他耳,似一村夫。」甘夫人想道:「姐姐也与皇叔是一路人,虽出身名门,实无见识。」遂以言挑之曰:「姐姐可知那诸葛孔明之丰采么?」糜夫人一边观景一边答道:「未知其详。」甘夫人笑曰:「我曾听人言,诸葛亮身高八尺,面如冠玉,风雅俊秀,更有匡扶天下之才,调转乾坤之能。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天文地理无一不晓,才情并茂,乃真男子也。」糜夫人笑曰:「妹妹这般说,那诸葛亮不但有绝世大才,更是俊美少年耶?」甘夫人暗笑糜夫人上钩在即,于是趁热打铁:「姐姐,今日若见得孔明,见一面这奇人的丰采,也是一大幸事。我等苦居新野小地,何尝能与这等高士相会?」糜夫人有些动心,曰:「如此也好,会他一会,看是怎样的人物。」车辇缓行,路边芳草萋萋,百花吐艳,又有云长护住马车。二夫人说不尽的小鹿撞胸,一边看云长之英武,一边想那孔明之风采,不自主的心跳耳热,下面的花蕊就微微湿润了。
  糜夫人靠着甘夫人,问道:「皇叔今日为何非要你我同往?」夫人笑道:「我们同去不好么?正好去见卧龙先生。」糜夫人手抚云鬓,又自摸嫩颊,自语道:「只恐那孔明眼光甚高,还不把我等脂粉女流放在心上哩。」甘夫人笑道:「我等以礼相对,他怎会怠慢?姐姐不必多虑,我料那孔明如见你我,定会笑逐颜开。」说罢,轻轻抱住糜夫人,暗暗去调拨糜夫人的胸乳,思道:「糜姐姐甚是愚墩,诸葛亮怎会上心?不若弃了她,我自与卧龙相欢,令云长和糜姐姐欢乐罢。」于是,悄悄附耳告之曰:「縻姐,这一向可曾与二弟偷欢?」糜夫人娇羞满脸,桃红扑面,伸出一根青葱指了甘夫人一下,娇嗔道:「你这妹子,又耍贫嘴!休要胡闹,若使主公知觉,云长如何做人?」甘夫人笑曰:「我晓得哩。以我看,今日机会难得,不若寻个空,就与云长来一回。只需瞒过翼德,也无甚大碍。」糜夫人一听云长,淫心大起,早把那诸葛村夫忘到九霄云外,哪里顾甚么颜面,冲口而出:「不需瞒翼德,也叫他与云长一起来罢!」甘夫人笑骂道:「好个姐姐,连三弟也一并要了。」糜夫人羞得倒在甘夫人怀中,死抓甘夫人的香乳不放,娇声道:「死妹子,再敢胡说,这便挤出奶来!」甘夫人左手亦握住糜夫人豪乳,右手反去抚弄糜夫人那肥厚花蕊,嬉笑道:
  「好姐姐,我只这一摸,你就倒了。」糜夫人大惊道:「妹妹不可如此!」话音未落,只觉下面那蜜洞一滑,骚热难当,腾腾的流出一股淫水来。糜夫人情急之中,急用手去堵那骚穴。不想这一捂,蜜穴儿更加骚痒,一股热浪袭来,几乎把持不住,就势软在甘夫人身上,口里媚哼一声,下面早就湿了一大片。
  甘夫人也吃了一惊,扶住糜夫人,速取条丝巾与她擦拭,曰:「姐姐今日是如何了?我只轻轻一摸,你就泄了?」糜夫人哼道:「我来了月事,叫你不要乱动的。」慢慢褪了小衣,令甘夫人取过水囊,用丝巾蘸些清水洗涤下身。甘夫人遂为糜夫人擦洗下身,先用水冲洗一次,再用丝巾轻轻擦拭,惟恐又调出糜夫人的蜜汁来。她两个坐在车里,自是不觉那一股浓郁兰香已从糜夫人穴儿中飘了出来,透过车帘,传到外面去矣。
  却说张飞因受玄德责怪,闷闷不乐,故一个人落在后面。正在烦躁之时,忽一阵扑鼻异香袭过。飞只当是野地花香,不以为然,可可那股香气中隐隐有一般燎人肺腑的滋味。飞大疑,心道:「好生作怪,这是何物?如何令我心中撩拨难当?」随那兰香紧走几步,发觉是从嫂嫂车上飘出。
  张飞暗笑:「嫂嫂果真不同凡响,香飘万里。这满地花草亦不及嫂嫂也。」又听得车中发出低低哼叫。飞恐二嫂身体不适,忙忙催马上前。欲问之,恐唐突,欲撩帘视之,又觉无礼。
  正在焦急,忽车帘一斜,分明窥见车中那幅美景。翼德唬了一惊,连忙低头回避,偏听见糜夫人哼道:「好骚热!痒死我也!」又听得甘夫人笑道:「姐姐想起云长、翼德,这便骚热难止矣!」张翼德忍不住圆睁环眼,直勾勾的看那糜夫人,但见白腿肥美,细嫩丰硕,下体茸毛中两片肉唇居然微张微合,滴出一条白带来。糜夫人轻开美嘴,那只淫舌吐得老长,只顾乱舔红唇,双手按在肥胸上不迭揉摸……张飞看得目瞪口呆,口水长流,胯下那根「丈八蛇矛」犹如擎天之柱一般霍然矗立。飞甚惶恐,几欲从马上翻了下来,急忙去抓缰绳,不想却连同那「丈八蛇矛」一起死死抓在手里。翼德大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忍住。
  又欲窥探,猛然瞟见车马那头,二哥云长亦在偷窥!翼德大喜,心道:「常见糜嫂对二哥眉来眼去,原来已是故交。似此,我便看了嫂嫂风情,也不为过。」于是复细心观看,只觉欲火冲天,恨不得立马撞入车内,对着二嫂试试那只「蛇矛」枪法如何!
  此时,云长知张飞亦在偷看,心中甚喜,想道:「三弟也是性情中人,若能与嫂嫂、三弟一同欢乐片刻,真人生美事也!」弟兄两个心照不宣,只瞒着玄德,都在尽情观赏这一派美艳风光。刘备那厮天生愚鲁,只知赶路,怎知两位贤弟就要与他又戴一次绿帽?
  片刻,已到诸葛亮住地。玄德唤那童儿,问曰:「诸葛孔明先生今日在否?」童子曰:「先生昨夜已回,现正睡卧未起。」玄德曰:「无妨,吾自恭候先生,汝休禀报。」转身吩咐云长、翼德道:
  「二弟可在此与你嫂嫂守候,吾自去拜见诸葛先生。」遂入中门。
  甘夫人见玄德去了,心中暗想:「与其在此与云长寻欢,倒不如随着主公同见孔明。」于是对糜夫人说:「姐姐在此少坐,我去去便回。」下了车,又对云长、翼德曰:「二弟好生护住縻姐姐,吾与主公一起进去。」关、张二将不敢阻挡,由她去了。
  甘夫人入了中门,见刘备还在草堂前静候,曰:「孔明先生尚卧未起么?」备见甘夫人,面有喜色,轻轻道:「不可喧哗,只可静候。」与夫人一起,静心等待。
  又过了一时三刻,方听得那孔明翻身起床,口中吟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菝春睡足,窗外日迟迟。」玄德即上前拜曰:「新野刘备,特来拜会卧龙先生。」只见那诸葛亮唤过小童,道:「何不早些禀报?皇叔少等,容亮更衣。」又等了许久,这才见孔明拨帘而出。
  但见他身长八尺,白面微须,目若点漆,唇似抹朱,竹冠道袍,手持羽扇,飘飘然如神仙下凡一般。甘夫人看得呆了,竟失口曰:「丰采脱俗,真卧龙也!」诸葛亮慌忙答礼,即请刘备夫妇入座。
  孔明令童儿摆上茶水,分主客之位坐了。玄德拱手曰:「备乃庸庸之人,不自量力,愿匡扶汉室,与国除奸。怎奈愚鲁不堪,终不得治国安民之术。今日得见先生,恳请足下开备之混沌而赐教。」孔明笑曰:「南阳野人,怎敢劳皇叔下问?若将军不弃,吾便信口胡言。今天下大乱: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雄霸中原,文有谋臣,武有猛将,其势甚大,此诚不能与之争锋也;孙仲谋祖居江东,已历三世,地险民富,众心归一,此诚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之。荆州乃用武之地,北通长安,西达益州,东连孙吴,兵家必争之所在也。将军若先取荆州为家,复西进成都,以成犄角之势。待中原有变,举两地之兵,会合东吴诸人,一齐北伐,则汉室可兴,霸业可成矣!」刘备大喜,离席谢曰:「公未出茅庐,已知三分天下,真神人也!备闻先生之言,犹如醍醐灌顶,顿开茅塞!愿求先生出山相助,同扶汉室,共讨逆贼,以成百年之大业!」孔明笑曰:「吾本布衣,今乃苟全性命于乱世也。将军盛情,亮已知晓,只恐吾资质甚浅,加之性情疏懒,实不能成事也。」刘备叹曰:「先生不肯出山,莫非天亡我大汉乎?」孔明转身谢曰:「非吾不欲助将军,实为亮才疏学浅,难成大事耳。」刘备心想:「我既来此,怎可空手而回?也罢了,吾便再次施展这绝世『哭功』,不怕先生不助我兴邦立业。」遂长叹曰:「孔明先生不肯相助,则苍生而何耶!」说罢放声大哭,泪湿袍袖。
  诸葛亮亦敢其诚,俯首跪拜曰:「既如此,亮愿效犬马之劳。」备大喜,即刻扶起孔明,喜道:「先生肯出山助我,此天不灭汉室也!」甘夫人方才听得孔明那段吞吐天地之言词,又观卧龙之年轻俊美,春心早动,忍不住插嘴道:「若得诸葛先生相助,则我主幸甚!」诸葛亮正与刘备寒暄,忽听见夫人这话,才猛醒身边还有一位巾帼女豪杰,遂侧目瞟看,果然美貌无双,内贤外秀。孔明微微轻笑,已知夫人眼中那丝倾心撩拨的春情,不动声色,只道:「夫人见识,令我等须眉汗颜。此乃主公鸿福也。」玄德亦喜,取出礼品赠与孔明,君臣欢颜,自不必说了。
  小子至此有话要说:刘备何德何能?竟可以说动绝世奇才诸葛孔明?匡扶汉室,涤荡逆贼,岂非自立为王乎?吾倒想起那周星驰前辈有过一段名言:「所谓『反清复明』,口号耳!与『阿弥托佛』有何不同?」不过掩人耳目,修饰门面,我好从中取利罢了。
  吾不服刘备之能,只叹诸葛亮何等样人,也被大耳儿瞒过,甘心俯首称臣。
  亮虽于蜀汉有擎天之功德,实则明珠暗投!鞠躬尽瘁,辅佐庸人,终劳累成疾,病逝武丈原,可惜可叹,宁不悲夫!」且说刘备夫妇与孔明笑谈之际,云长已同翼德二人一起大战糜嫂嫂。休急躁,待我细细道来。
  糜夫人见甘夫人随刘备进了草堂,独自一人着实无趣,于是叫声:「云长何在?」关羽忙忙靠前曰:「小弟在此。」糜夫人假意哼道:「吾方才行车路上扭了肩膀,云长可与我按摩少许。」云长曰:「嫂嫂请下车,小弟这便伺候。」糜夫人道:「不可,恐人议论。云长速上车来,就车上侍侯少时。」关羽还要故意推辞,那张飞早已按耐不住,大声喝道:「糜嫂嫂休慌,二哥若不肯,小弟这便来了!」言迄,飞身上车,径直钻进去矣。
  云长大惊曰:「翼德,不可无礼!」未等云长说完,糜夫人早淫欲难止,一把下了车帘。
  张飞就势抱住糜夫人肥腰,喜道:「糜嫂,小弟年近四十,尚未成家。今日嫂嫂蜜穴飘香,已被小弟闻了。趁着哥哥未回,先伺候嫂嫂欢乐欢乐!」糜夫人顺势倒在张飞怀里,眉眼如丝,娇哼浪吟的喘道:「三弟,既然知道,还等甚么?快快服侍嫂嫂,正要见识你这黑厮的枪法!」翼德胯下那「蛇矛」高举不止,连忙脱光衣裤,露出一身黑黝壮健。又剥了糜嫂那身香衣艳裳,如同土匪一般牢牢抓住糜嫂那对巨乳不放。糜夫人性欲飙涨,色相横陈,淫声愈大。飞遏制不住火焰腾腾,拦腰搂住嫂嫂,抱了起来,挺起「蛇矛」,一枪挑了夫人。
  糜夫人只觉翼德那根肉棒坚硬如铁,滚烫如火,龟头一张一合,吐咬穴肉,如巨蟒似的。翼德久不亲女色,今日一战,自知凶险万分:稍不留意,就会步大哥后尘,落得个「快枪手」的诨名。遂呼吸吐纳、运气调息,不敢丝毫松懈;又化用平日杀敌时的枪法——力压强敌、避实击虚、看准势头、一刺到底,只待糜嫂嫂喘息,穴肉松弛,即狠狠一枪刺去。
  夫人浪喊,蜜穴紧缩,不少时又渐渐软了,翼德趁机又是一阵猛刺勇抽,枪法、棍法一并使出。糜夫人不禁又是一阵大呼小叫,骚发浪,口里乱叫:「好三弟,好枪法!嫂嫂平时不曾白疼你也!再刺!再刺!」云长在车外,只听得里面淫声大起,张飞不住大叫:「嫂嫂,小弟枪法可精熟么?」糜夫人则淫呼浪喊:「好汉子!好功夫!」云长暗笑,轻撩珠帘,只见翼德赤条条的,正战到浓处。
  关羽笑道:「这个呆子,如此猴急。待我戏他一回。」悄悄下马,故意将地上石板踏出声来。糜夫人正与张飞大战卧龙岗,眼见云长在外用力踏踩石板,心中大喜,遂做惶恐状,惊呼:「三弟,你大哥要来了,快些射了罢!」言迄,却伸出肥腿死钩住翼德壮腰。
  翼德闻言大惊失色,连忙一阵猛插,激起那「蛇矛」饱涨漫溢,奋力一挣,挤压数年的精液全数射入糜嫂嫂的蜜穴中!
  张飞下得车来,两头乱张,只顾叫:「大哥何在?」看了半天不见刘备,又听得车内糜夫人浪叫复起,情知中计,回身上车,见二哥已抱住糜夫人大干起来。
  张飞大怒,曰:「二哥,你如何使计骗我!」急得一根「长矛」没处施展,一把扒开糜夫人粪门,大喝一声,一挺而入!
  糜夫人惨叫一声,险些气绝,勉强哼道:「翼德不可如此,要害死我也。」张飞哪里听得进去,只顾乱捅。云长那杠「大刀」却与翼德的「蛇矛」前后夹击,不时交相辉映,撞出点点火花!糜夫人早已痴了,分不清东西,只觉前后左右通畅无比,恨不能即刻死在二人身下,穴洞和直肠中如万马奔腾,你来我往,杀得夫人只说得一个字:「丢!丢!」美哉?丢也!
  此时此刻,孔明与刘备及甘夫人,正在堂上喝茶。甘夫人笑曰:「久闻先生之妻甚贤,可得见否?」孔明悄然一笑,曰:「内子貌甚陋,不便使见尊客。」甘夫人笑道:「丈夫岂能以貌求妻乎?得一贤内助足矣。贱妾愿与尊夫人一叙。」孔明推辞不过,只得唤出黄氏。那黄氏低头而出,孔明谓曰:「吾今已投刘皇叔门下,汝不必见外。」甘夫人曰:「早闻这位妹妹心灵手巧,愿与畅谈。」刘备那厮一边与孔明闲谈,一边偷偷看这黄氏,虽相貌不如那养尊处优之贵妇,但修内中慧,举止大方得体。更有一样妙处,那黄氏乳臀高耸,硕大无比,便是糜夫人之豪乳巨臀亦不能及。
  原来这黄氏自嫁与诸葛亮时,体弱多病,孔明遂与她配药服用,慢慢滋补。
  数年后,黄氏体态渐渐丰满无比,孔明想要压止也是不能。黄氏虽称貌陋,也只是不似那白嫩娇弱的大家闺秀而已,其实绝非丑陋不堪,倒颇有些丰腴壮美之村姑风味;更有一番才情文墨,神采仪表不在孔明之下。
?  刘备看到好处,竟对着孔明面上,发起呆了。孔明暗笑,故作奇怪,曰:「主公不适么?」备大窘,曰:「无他无他。」坐不多时,孔明起身曰:「主公少坐,亮去更衣。夫人可陪皇叔夫妇片刻。」甘夫人悄悄对黄氏曰:「吾亦欲更衣,便所何在?」黄氏告之,甘夫人亦去。
  席间只剩刘备与黄氏,玄德只好把些话儿应付。玄德曰:「黄夫人何不敢抬头?」黄氏脸红道:「贱妾丑陋,不敢惊了贵人。」皇叔曰:「不然,吾观夫人,秀内中慧,风采照人。」黄氏羞惭,于席间扭身回避,却把一个肥硕无比的丰臀正正对着玄德,一只豪乳肥美十足,亦看得分明。
  玄德看在眼中,不住咽唾,肉棒高举,忍不住色胆包天,竟靠了过去,低低问道:「夫人贵庚?」黄氏不敢不答,曰:「三十岁矣。」备喜道:「真妙龄也。」又道:「烦请夫人为我斟茶。」趁黄氏俯身之时,玄德伸手去那巨乳上轻轻一摸。黄氏大惊,曰:「汝欲何为?」不想玄德死抓那肥乳不放,使出徐元直传授之手段,在那肥奶上动情处只一捏,早见黄氏呼吸急促,把持不住。玄德趁热打铁,又去黄氏臀上一捞,顺手摸进两片臀肉中,抠挖不迭。黄氏还想反抗,怎奈这徐庶所授之手段了得,片刻功夫就摸翻了肥穴,淫水汩汩不断,浑身燥热骚痒,双腿发抖,歪倒在刘备怀中。
  玄德大喜,掀开黄氏上衣,握住巨乳大口啃吃,细细吮吸乳头,只觉这山野村姑,别有一番风味,与贵妇大不一样。玄德得寸进尺,又去了黄氏小衣,猛舔那片肥穴,速速剥了裤子,把自己修炼已久的大肉棍捣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