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火车包厢里的艳遇

火车包厢里的艳遇

我晚上7点上火车,一进软卧就剧郁闷,他…的这包房里居然有两个母亲分别带着一个3-4岁的小孩,不够闹腾的,我一想我这24小时可怎么过啊!于是找车长要求调换房间,一会车长过来讲:「都满了,还有一个豪华软卧上铺再加480元,要不要?」 加上我原来软卧票的600元都1080元了,比飞机票都贵,但一想从来没有座过,试试,体验一次吧,一看这个包间确实不错,有独立卫生间、独立空调、电视,一张上下床、一个沙发、一张茶几。而且床很大,大概相当于标准单人床的宽度,还可以抽烟因为有排风装置,感觉很爽。 和我同屋的是一个部队的大校夜里1点多在保鸡就下车了,哥们等于一个人包房了一觉睡到上午10点多火车已经过了郑州了,洗漱完了躺在床上看着空旷的车厢感觉没有人聊天也很无聊,心想这时后要是有一个靓女在身边该多好!一番胡思乱想之后已经11点多了,肚子也饿了决定去餐车吃饭,就在这是惊喜发生了。 我发现一个靓女长的很甜,眼睛很大,只化了淡淡的妆独自座在一张桌子旁在看菜谱,而且其他桌子都有人,我一看这是一个好机会能和美女聊聊天也不错吗,于是立即坐在她对面非常绅士的和她打了个招呼问她:「我坐在这里可以吗?」 本狼长的还是比较帅的,她报以一个甜甜的微笑点头同意,我说:「就你一个人吗?」 她讲:「是的。」 我说:「干脆咱们都是一个人一起吃aa制吧,还能多吃几个菜。」 所谓欲擒故纵,我想我要说我买单怕把她吓跑了,她仔细看了看我同意了她要了一个菜,我要了二个菜一个汤,通过聊天得知她是河南许昌某医院妇产科医生,而我正好是搞细胞移植试管婴儿方面仪器的,而她的师兄恰好邀请她到北京做这方面的课题研究,这下我们有共同语言了,吃饭的时候我们说了很多,她一付聊的很开朗高兴的样子!我也很开心! 餐车里人多了起来,我们吃完了不能占着座位不走啊,我突然想到为何不把她请到我房间聊呢?我可是在豪华软卧包房啊!于是我问她在哪个车厢,她讲她是从郑州上的车在硬座,而且行李就她随身带的一个包,于是我便乘机和她讲我就在旁边的豪华软卧包房而且就我一个人咱们可以去房间接着聊她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来了,我想这下有希望了。于是试着拉着她的手进了房间,开始大谈人生家庭从她口中得知她27岁有短暂婚史,主要因为和她前夫性格不和,结婚太草率了,准备到北京找她师兄安排个工作换个环境…… 我一边安慰一边开导告诉她,这样更好,一个人可以生活的更潇洒,侃的越来越投机已经坐在床上紧捱在一起了。这时突然有人敲门,真不是时候一看原来是列车员,告诉我不能会客时间太长,要不然就要补票。 她说:「那我就回去了。」 我一看表现的机会来了马上告诉列车员:「这是我朋友,我给她补票。」 她说:「不用,我回去吧。」 赶紧抢过她的车票,和200员钱塞给了列车员。她座在一边不好意思的说:「刚认识,让你给我花钱补票,多不好啊。」 我一看她红着脸的表情感觉有戏,此时车已经过了新乡快到邯郸了,但还是要从新乡算到北京185元,等列车员找回钱关上门,我顺势一把就把她拢在怀里,她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我也没有提出进一步的要求,趴在她耳边说:「如果我一直这样抱这你,你愿意吗?」 她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我说:「其实刚才就想抱你,怕你不同意,没敢!」 她不好意思的低头一笑,同时用我的嘴堵到了她的嘴唇上,双手开始在她身上摸索,探入胸装,哇×,胸柔软丰满,手感很好,乳头也很敏感,一摸就硬了。她只是紧紧的抱住我,身体不停的颤抖,用力的吸允着我的嘴唇。我能感受到她丰满的胸部,因为呼吸急促而不断起伏!就这样一直抱着! 我仍然没有提出进一步的要求,讚美她皮肤好,她竟然说她大腿的皮肤最好,正好给了我向下发展的藉口,把把她放倒在床,双手隔着她的裤子在她的大腿间游走,慢慢了撩开她的上衣,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轻轻的揉,然后用舌尖的舔她的乳头,她那里太敏感了,一下子她就像触电了一样,浑身颤抖起来。这时列车突然减速要进站了,她提醒我把窗帘拉上,我起身拉上窗帘,拥住她,轻轻的亲吻她的嘴唇,她的呼吸还是那么!急促!我们倒在床上,我刚要去脱她的衣服。 她脸红红的对我说:「我们盖上被子好不好?」 于是我和她在被子里脱光了衣服,赤身相拥!她的皮肤很滑,胸部很丰满。我一手紧紧的抱着她,一手向下移,放在她的阴唇处,她不让,说你要去认真洗完手才行,我一想对啊!人家是医生吗,所以马上到卫生间把手和小弟弟清洗一便,出来看到她像小猫一样已经躺在被子里面,我刚要钻进被窝,她突然一把抓住我的小弟弟放到面前,我以为她要用嘴亲我的小弟弟,而她却仔细观察了一番后,把我拉进被窝。我又一次在她的脖颈和耳边轻吻着!我的每一次亲吻带来的都是她的一阵颤抖! 「小姐」是根本不会有这样反映的!我的小弟弟马上怒目而视了,她用平滑的小腹紧紧的贴着我。我就用一个指头伸进了她的阴道内,紧紧的滑滑的,在从上至下吻她,像小姐漫游一样,在摸她下面已经好多水了,我挺起小弟弟慢慢的进去真的很紧,她啊的一声,抱住了我,说很久没有做了让我轻一点,嘴里不停着叫着,我的小弟弟暖暖的,几乎快出来了,这时她轻声说不要射进去,排卵期还没过会怀孕的。 这样一来我正好可以冷静一下,想想别的事情,换个姿势,我把她扶起来两只手抱着她的肩,用我的胸膛在她的乳房上揉蹭,同时开始前后抽动着,她随着我的起浮,嘴里仍然不停的低声呻吟着,承受我的攻击!突然一陈酸麻的感觉袭来,我赶紧抽出小弟弟,一股浓浓的精液带着对她的喜欢和安慰发射到了床边地毯上,她把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我一看就明白了,本狼可能因为第一次泡到这么好的良家,大概不到6、7分锺就出货了(各位不要笑话哦),所以没有把她推到高潮。 于是虽然有些疲倦仍然打起精神让她趴在我上面吊起两个乳房,我一边用嘴含住一个乳房不断用舌头刺激她的乳头,一边用手揉捏着另外一只乳房和乳头,另外一只手深进她的阴道口附近刺激她的阴蒂,在她不断的呻吟中感觉她身体猛的一紧,阴道一阵收缩迅速推开了我正在亲吻这她乳房的头,我知道她已经达到高潮了。她面色潮红的紧紧抱着了我。 随着列车的震动我们相拥而眠了一会,睁开眼睛已经到石家庄了,她也醒了。我问她说:「刚才我太激动了,没有让你满足,你不会怪我吧?」 她说:「没有,而且你很会体贴人的。」 我说:「你刚才拽这我的小弟弟是想亲吗?」 我准备再搞一次,所以在慢慢挑逗她。 她说:「不,我从来不想用嘴含那个东西。」 我说:「你没有看三级片都是这样吗?」 她讲:「反正我不喜欢这样,刚才我是看看你的阴茎怕你有性病,谁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整天在外面会染上什么毛病啊?」 我一想对了,她是妇产可医生。就说:「哦,那是你的专业。」 她说:「是啊,我们临床上见的太多了,最后倒楣的都是我们女人。」 我说:「如果我有爱滋病,你不化验也看不出来呀?」 她说:「那就只有我自认倒楣了。」 接着她又告诉我说:「爱滋病男人传染给女人的一次同房的概率在60%以上,而女人传染给男人的概率才2%左右,所以作为女人就更应该注意。」 我说:「那刚才咱们在一起做爱你就不怕了?」 她说:「我也不知道,你很会说话讨女孩喜欢,而且特像我以前大学的一个同学,再说也没想到你胆子怎么这么大,在火车上就干做,我现在要是找乘警告你,就能把你抓起来。」 我说:「你别吓唬我,刚才可是你愿意的,我可没强迫你,你的那个同学八成就是你的偶像吧?」 她笑了一下没说话,我又说:「你刚才不是说你很久没有做爱了吗?所以我估计你也挺想的。」 她不好意思的说:「差不多吧,一般女孩排卵期性欲都比较强。」 我趁机说:「还有2个小时才到北京我们在做一次吧,这次保证让你舒服。」 她笑而不答,我顺势把她的小手又放到我的小弟弟上,在她的不断抚摸下小弟弟再次一柱擎天,坚硬如铁,同时我也再次含住她的乳房一阵爱抚和前戏后,用手一摸她下麵也已泛滥成灾,我说想亲亲她下面,试试69式,她坚决不同意说没洗澡不卫生。 我也就不为难她了,于是男上女下,一阵狂插,快速的抽动起来,随着我节奏的加快,她的叫声也越来越高涨。为了控制局势本狼已经爽了一次这次要时间长点于是在我感觉她要高潮是故意慢了下来,她一个劲的喊:「老公使劲,快,快,我要。」 我说:「我这样支撑不住了,换个姿势吧。」 要她背对我跪着,我站在床边从后面插她,她的乳房随着抽动,像两个蟠桃一样跳跃着,我一只手扶着她的pp上,一只手在她的乳房上揉,速度好快,因为各位大大应该知道,这种姿势应该是插的最深,所以在抽插过程中,对于女人小穴的刺激应该是最强烈的。哇塞!只见其一双小手拽紧床单,一会儿拽紧枕头套,抓过去捂着自己的脸,我想她可能是怕声音太大被外面人听到,身体不停的颤动,虽然枕头摀住了脸,但是依然可以听见其的狂叫。 高潮!她的高潮到了,我也爽的不行了,因为她说不要射进去,所以快射的时候我抽出来,再次捐献给了地毯。在她的矫喘,和我的呻吟中平静了下来,这次足有20分锺,感觉真是爽但也是真累呀,因为她不是「小姐」,都是哥们一直忙活着伺候她那,在看她,躺在床上浑身都软了。 我心想如果做鸭子都这么伺候女人也真够不容易的,稍是休息她起来说:「下面太湿了,去卫生间洗洗。」 我说:「是啊,不过列车的卫生间没有淋浴,我帮你用杯子打水冲吧。」 于是我们相互冲洗了一下,看着她美妙的胴体,心想这他…的火车开的太快了,要是到黑龙江多好啊!这时已经到保定了,我说:「咱们赶紧穿上衣服整理整理吧,一会列车员该换票了。」 她再次说:「你真会体贴人,能想到为我找杯子冲,这点比我原来老公细心多了。」 穿好衣服,吃点水果,又侃了一会相互交换了电话,她说:「我的电话是河南许昌的,在北京可能不经常开机,有事给我发短消息,等到北京如果工作问题一切顺利,换了北京号码,第一个告诉你。」 我说:「好,希望我们能还有机会在一起。」 不过我给她的手机号码是我泡妞的专用手机,平常不带回家。 下午4:28分,车到北京了,打车把她送到北医三院,正好顺路回家,晚上老婆正好来事,要不然交公粮都费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