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 - 姐妹综合久久,色爱综合网欧美Av,色综合,一个色综合,色姑娘综合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罪】

【罪】

 一道人影小心翼翼的拿着手上的盒子,内里装的是为了他妹妹而买的蛋糕。 因为今天是妹妹的十六岁生日,想给她一个惊喜,使她高兴使是他最心中最为重 要的事。
 
  宽大的长袍把他的体型完全遮掩住,但衣袖外的手,纤细而修长,配上那晶 莹剔透的皮肤,让看到的人都以为这双手是以美玉加工雕琢而成。
 
  拿出锁匙,把那重重锁起的门推开,虽然一片昏暗,但还是可以隐约可以看 到一个躺在床上的身影,当那影像映入眼里时,他双眼不禁有点湿润,他的妹妹, 已经躺在床上四年了。
 
  「哥哥,你回来了?」床上的身影听到开门的声音,转过头望向大门方向。 
  「唔,对啊。」少女的哥哥强忍着那心酸的感触,深深吸一口气后才继续说 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去买了一个蛋糕来和你一起吃。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十六岁了,已经可以算是大人,所以要好好的庆祝。」 
  「哥哥……」床上的少女听到后,泪水不禁流了出来。她知道家中的情况, 自从父母过世,而且自己又失去行动能力后,四年以来都是依靠哥哥打工来过活, 加上哥哥听到自己动手术有机会回复部分能力后,就更拚命的存钱了。至于蛋糕, 就算那是最便宜的、对普通家庭来说可以常常吃的蛋糕,但对他们来说已是无比 珍贵的东西。
 
  「这些东西我是不太懂,不过一生人只有一次十六岁生日,因为十六岁已经 可以算是大人了,所以我特别选了个漂亮的大蛋糕。」男子顾着把手上的盒子放 在桌上,没有留意到妹妹偷偷把眼角的泪水擦在枕头上。
 
  当把东西都放好后,男子回到床边抱着自己的妹妹说道:“哥哥现在要帮宝 贝妹妹洗白白了,洗干净后才可以好好的开派对。「
 
  「哥哥……我……」少女的脸变得通红,一句话也无法说完。
 
  「有脏东西?」作为兄长的男子知道是什么事,四年以来,每一次妹妹忍不 住直接在尿布上大便时,总是这表情的。他明白妹妹总是想等到他回来才上厕所, 无奈的是身体不听使唤,她只能有限度的控制,加上无法行动,所以哥哥虽然身 为男人,但对妹妹日常生活中大多数的私事也要帮忙处理,使他对妹妹身体的情 况,比她本人更为熟悉。
 
  轻轻的把妹妹放回床上,双手搭上那代替了内裤的尿布边上,从连接处解开 后,一股淡淡的臭气飘散出来。「乖,哥哥会帮你擦干净。」
 
  男子专心的帮少女把大腿和屁股上的污垢都擦拭好,最后才把所有的秽物连 同脏兮兮的尿布拿去丢掉。虽然已经四年了,而且对方是自己的哥哥,但这让少 女害羞得都只会紧闭着双眼,而每一次的清洁都让她觉得自己很没用,也十分感 激他,始终,那是和她有着血缘关系的哥哥。唯一让她感觉兴幸的是,也许由于 贫穷,吃的不多,所以气味不算很臭,否则让至亲每天都要吸入大量臭气才吃饭, 她的内心会更为不安。
 
  「擦好了,现在就要帮我的宝目妹妹洗澡了。」处理完妹妹的排泄物的男子, 伸出他那清洗过后的双手,开始帮眼前的少女脱衣服。瘦小的身躯上穿着的是单 薄的睡衣,露出那小小的胸部,少女的胸前只是微微降起,乳头和乳晕没仔细看 的话还没法清楚看出,那白晢的皮肤,是欠缺阳光的病态表现。基上少女的外表, 这六年以来接近没有成长,就如同被施以魔法,停滞在十二岁时一样,唯一变了 的,是那长至大腿的头发。
 
  和那外表不同的,是已日渐长大的灵魂,知晓什么是异性,什么是羞耻。任 由兄长把自己的衣服脱掉,被他抱在怀里,让他在自己的身上到处抚摸和拭擦。 在那失去父母、失去行动能力的日子,只有兄长日复日的照料,无怨无悔的付出, 慢慢让女孩的心灵得到安宁和平静。
 
  曾经,失去一切的她,感到连生存的意义也没有了,但她最怨恨的是,上天 连她自杀的能力也夺去了,只能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偶然转动一下头部,双手 只有拿得动薄薄的书和报纸的力量。后来,当家中连给她住院的钱也拿不出时, 她真的是想死了算,但是她哥哥的一句话,才让她愿意活下去。“你是我的妹妹, 从今以后我会照顾你,所以,请你活下去吧。”
 
  曾经,失去一切的他,没有勇气生存下去,抱怨上天为何不把他的性命也夺 走。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还在读初中的他,眼前的是双亲的殓葬费、妹妹的医疗 费、日常的衣食开支等等,让本来还享受快乐的少年生活的他,马上面对着社会 上最为现实的事情。被沉重的生活压得透不过气来的他,觉得还是自杀会更好。 只不过,当他看到妹妹只能躺着不动的日子,心中想到了一句话,只不过这句话 绝对不会说出来:“自己不是最悲惨的,而且妹妹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自己,所以, 他要努力的活下去。”
 
  让妹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左手搭在她的腰际扶着。为了节省用水,兄妹两 人是脱光一起洗澡,男子右手上的毛巾,包裹着清水把妹妹的身体从头到脚擦了 一遍又一遍,而他自己则在清洁好对方后才在身上简单拭擦。
 
  「告诉你,哥哥,你身上,总是香香的,我只是闻着这气味,就可以安心下 来。」少女依偎在兄长身上,享受着她每一天最为幸福的时光。
 
  「傻丫头,哥哥有什么好闻。」听到妹妹的话,让身为兄长的他有些什么被 触动到了。
 
  「嘻嘻。」平常都是独自躺在床上,就只有兄长回家的时间有谈话对象的少 女,又怎会停下来呢。「哥哥的胸膛就像枕头一样,我只要睡上面,就会觉得很 舒服的了。」
 
  少女说完后,还勉力的摩擦着兄长的胸前,只不过她没有看到她兄长的脸刹 那间变得雪白,仿佛听到什么不想听的事一样。
 
  「哥哥,今天是我的生日。」妹妹把脸紧贴在对方耳边才说道:“所以我要 一件礼物。”
 
  感受着妹妹那红得发烫的脸颊,耳中听着妹妹的轻声细语,对于这如同生命 般的妹妹的要求,男子一向都是会尽力做到:“说吧,不管你要什么,哥哥都会 买给你。”
 
  「把我变成女人,属于哥哥的女人。」少女声音虽然不大,但一字一字清晰 明确,当中的语气十分坚定。
 
  说完这句话后,少女安静的等待着她最为重要的兄长的答覆,这是她心底的 愿望,也是她唯一可以给兄长的礼物,只不过她知道哥哥一定不会答应。虽然意 外把她的身体固定在当年,但是她的内心还是在不断成长,所以她知道,她这世 界唯一的亲人,为了她到底付出了什么。虽然当她察觉到后,每一次想要开口阻 止,想叫哥哥找轻松点工作,但回应她的,总是哥哥轻轻拍着她的头,叫她不用 担心的话。
 
  「妹妹。」男子伸手摸着眼前少女的头,眼中就只有对方的身影:“这种事 要和你的爱人做,而不是找哥哥做的。”
 
  虽然早已猜到答案,但眼泪还是从少女的眼中落下,她知道哥哥不想伤害她, 但她更知道,哥哥更不想她伤心痛哭。而过去不管她求什么,只要她哭起来,兄 长就一定会做到,而这一次,她想要把最为珍贵的东西送给哥哥,这一位她生命 中最为重要的人。
 
  伸手擦着少女眼角上的泪水,身为兄长的他不愿看到唯一的妹妹流泪,只不 过这要求,实在是让他觉得过于意外,也同样触动到他心中最不希望妹妹知道的 事。
 
  拿起宽大的毛巾把两人的身体擦拭干净后,男子抱着少女回到客厅,穿好衣 服后便让她坐在床上。之后他便拆开礼盒,把蛋糕放在桌上,插上蜡烛,过程中 一句话也没有说。
 
  「哥。」忍受不了这无言的情况,少女开口叫着她唯一的亲人:「你在生气 吗?」
 
  「没有。」男子顿了一顿才继续说:「我只是希望你想清楚,你最珍贵的东 西为什么不留给你将来的丈夫呢?」
 
  「因为……因为我就只爱你一个。」
 
  回到床边的男子伸手摸了摸妹妹的头说道:「你动手术的钱差不多存够了, 到时等你好起来了,就可以去读书、去交朋友。等到结婚时才做,不是更有意义 吗?」
 
  「哥哥……」听到兄长的话,终于让少女忍不住哭出来。「哥……我只知道 ……这个世上……就只有……你……会不求回报的……对我好……所以……我只 爱你一个……」
 
  少女的表白让她的兄长一时之间也没法回应,他只好采用逃避的方法。「不 要想那么多,我们先来开生日派对。」
 
  「好吃吗?」作为购买者,他十分想知道妹妹到底会不会喜欢。
 
  「很好吃。」少女笑笑的回答,嘴角上那小酒涡,让她的表情显得十分可爱 :「不过,哥哥,真的不行吗?」
 
  一双无力的小手,紧紧抓着兄长的衣袖,她知道他只要一挥,自己就无法抓 着,但是她最爱的人从来没有这样做,而她也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看着妹妹清澈的双眼,当中没有半点犹疑。他明白到这事是绝对无法逃避, 那么,也只好顺着她的意思去做了,除非自己真的愿意让她伤心痛哭。
 
  男子从自己的背包内拿出了一颗药丸,连同水杯一起递给妹妹。「你先吃下 吧,这是避孕药。虽然,你还没有初潮,但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看到兄长的动作和说话,少女已经知道他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在兄长的喂食 下服药后,沉醉于兴奋心情的她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为什么她的哥哥会 随身带着女性用的避孕药?
 
  而男子在让妹妹服药后,转身拿出刚才藏起来的蓝色药丸吞下,他知道,等 一会后,他下身便会挺立起来,直到药效消失为止。
 
  身为家中唯一可以自由活动的人,男子自然是需要负责清理好所有的垃圾和 收拾。而当他再次回到床边时,看到的是妹妹那因为期待而通红的脸容。
 
  轻抚着妹妹那长长的头发,那如丝的触感让他沉醉。「你现在不要也可以。」 
  「哥哥,来吧,让我成为你的女人吧。」说完她便合上双眼,等待着她最爱 的人拿走她最珍贵的东西。
 
  面对着床上的妹妹,男子俯身上去,从她脸颊上开始吻起来。双手也解开睡 衣上的纽扣,让胸前那微微隆起显露出来。那山峰上那如米粒大小的乳首,仿佛 和山峰融合在一起,不仔细看的话完全没法分别出来。双手放在少女的胸部上, 在那双小巧的乳肉上不停来回揉搓着,偶然还用指尖在乳头上画过,给予她从没 感爱过的刺激。
 
  身为兄长的嘴唇,覆盖在少女的樱唇上,这是少女的初吻,而她也把这献给 了自己的哥哥。在男子的引导下,少女也开始以生涩的技术回应对方,在两人的 口内,甜美的津液在两根舌头间不断互相交换。
 
  良久以后,一条细长的银丝,连结着两人的嘴唇,刚才那口舌交融的畅快感, 让对此全无经验的少女完全迷醉,但她没有发现,没有女朋友的哥哥,为什么会 有这么熟练的动作?
 
  「你现在反悔也来得及。」感觉到妹妹身体正不断发抖,男子马上对她说道, 在他的内心中,不停的希望妹妹能够反悔。
 
  没有给予回答,少女的双眼依然紧闭着,只不过她勉力的举起双手,打算抱 着她的哥哥,这将会第一个进入她身体的人,她此生中最爱的人。她用自己的行 动作为回应,表达出她的心意。
 
  男子察觉到她的意图,自然的俯身让她抱着,同时自己的双手也从后抱着对 方,再一次吻向身下的妹妹。了解到妹妹的决心后,那么他决定要让她留下一个 最为美好的回忆,让她幸福快乐。对他来说,妹妹的幸福就是一切,就算他会比 妹妹早离开人世,但他也要为妹妹安排好一切,使她可以无忧无虑的活下去。 
  乱伦的罪恶感,不断在男子的心中繁衍着。以他对至亲的行为作为养分,在 少女的呻吟声中不停生长。性的刺激让身体享受着难言的快乐,但背德的行为, 使他越做下去,内心越不安,而唯一让他坚持下去的动力,就是他最爱的妹妹的 愿望。
 
  和压在身上的兄长不同,对一切十分陌生的少女,正放宽身心感受着她的初 体验。少女对她的哥哥怀有着绝对的信任和爱慕,而正正是这单纯的思念,让她 很快就在对方的引导下,获得到性的快感。白晢的蜜裂,从中涌出清澈的泉水; 幼嫩的身体,在至爱的挑逗下,皮肤上泛起一片粉红色。
 
  「唔……」从少女的喉间,发出无意义的声音。
 
  随着男子的动作越来越大,在那一线裂缝,有如变成温泉的泉眼,那源源不 绝的蜜液,打湿了两人相交的部分。而男子的下身,也渐渐充血而涨硬挺立起来, 顶在少女的下腹处。
 
  那坚硬的突起物,挑拨起少女的好奇心。平常兄长那软垂在跨下的东西,此 刻已热得发烫,只是肌肤触碰就能够感觉出当中的热度。「哥哥,让我看看你的 棒子,好吗?」少女终究还是压不下心中的好奇,想看看传说中那充血挺立的肉 棒到底是什么样子。
 
  「你……」这要求当场让男感到极为难堪,或者对大多数准备合体交欢的男 女来说,这只是最是平凡不过的要求,但眼前被压在自己身下的是至亲的妹妹, 而且他此刻的奋起是完全利用药物,要是时隔太久的话,就会自然的软下去。只 不过他一接触到妹妹那期望的眼神,他就败下阵来。
 
  缓缓的撑起自己的身体,那暗红色的肉棒,正斜斜的向着上天站立着,那笔 挺的姿势有如士兵看到军官一样,不动如山。
 
  「嘻。」少女看到后,不禁笑了出来,还伸出手指碰了碰那涨红的棒端。 
  「好像一只小乌龟,摸上手明明软软的,但又很硬,而且十分温暖,和平日 完全不同。」
 
  男子抓起少女的手,吻着她那青葱的指尖。「要开始了。」
 
  「哥哥,来吧,占有我。」
 
  放下妹妹那白玉般的小手,男子把目标移向她的玉门之上。还没发育的下身, 如同一道由美玉精制的门,右左紧闭起来,从外只能看到那一条缝隙。此刻,这 道从没打开过的门户,正等候着她所爱的人的到访,从玉户深处流出来的蜜液, 有如迎宾的地毯,充分表现了主人家的诚意。
 
  男子的两根手指,分别放在玉门两边,只要梢梢用力,就已经把门户打开。 门内的是她那粉红色的肉穴,从外边完全看不到内里的情况,只能看到从中不能 流出香甜的汁液。在那美丽的洞穴上方,有一颗小小的突起,那就是少女的最为 敏感的花蕾。
 
  男子俯身靠近少女的下身,再一次互相接吻,只不过这次他是吻上妹妹的肉 唇。男子把舌尖卷起来,慢慢的伸进那美丽的洞穴内,不停吸吮着至亲的花蜜。 在前所未有的刺激下,使少女本能的收缩起下身的肌肉,幼嫩的肉壁紧压向兄长 的舌头。而察觉到妹妹身体的紧张,作为兄长的他也顺势抽出舌头,只不过时间 虽短,但有一道细细的银丝连接着舌尖和那诱人的蜜穴。
 
  「放松点。」男子伸手抚摸着对方的头,那柔顺的发丝让他沉迷。
 
  「进来吧,哥。」
 
  「会有点痛。」男子放在妹妹玉户上的手指,慢慢向外张开,让那细小的洞 口显露出来。肉穴伴随着妹妹身体的抖动而微微的张合,有如张嘴呼喊似的。而 男子也把挺立的肉杆放在这张小嘴上,以从中流出来的蜜液为润滑剂,缓慢但也 确实的向前推进。
 
  完全挺立起来的肉菇,对于那还没被开发的处女洞穴来说是过于庞大,但在 蜜液的帮助下,还是顺利进入去。蜜道被撑开的涨痛感,让少女的身体感到前所 未有的痛苦。但对于能够和最爱的兄长结合,使她的心情有如漂浮至云上似的, 身体上的痛楚完全比不上心灵上的快感。
 
  与她相反的是她兄长的心情,压在身下的少女,那一声声「哥哥」,就如同 一把又一把的刀,插向他的心房,把他切割得体无完肤,但他绝对不能表露出来。 而此刻,在不停进出抽插的过程中,那从勃起的肉棒上感受到极大的刺激。那柔 软的肉壁、紧扣着肉杆的洞口、花心处不断涌出的蜜液,正慢慢唤醒那早已枯萎 的快感,那是对女性肉体的爱好。但对男子来说,每一次当身体感受到快乐与欢 愉,心中就更为悲哀和痛苦。
 
  在昏暗的灯光下,床上的两具躯体互相交缠,上方的身躯虽然无法完全看清, 但那胸前的挺拔还是隐约可见,一双碗形的乳房伴随着自身的动作而摇摆不定, 展现出一阵阵的乳肉浪花;那纤细的腰肢,没有半分粗糙感,反而总是让人忍不 住想伸手拥抱。
 
  接下来,在一次猛烈的冲刺后,两人的胯下紧贴在一起。身为兄长的他达到 了快感的极限,那深插在妹妹体内的肉棒,在至亲的体内开始喷发。而接受了妹 妹在接受了至爱的精华后,也攀上了至高的欢乐。在心中,少女十分希望自己的 兄长能够脱离现在的工作,和她一起在人生路上结伴同行。
 
  一年后,在经过严峻的手术,还有漫长的康复过程后,少女的身体已经可以 再一次自由的活动。而且由于在家静养期间,她最常做的事就是阅读,这让她在 重新复课后很快就能够追上学习进度。而对少女来说,最为重要的是哥哥终于辞 退了本来的工作,开始寻找新的工作。
 
  虽然哥哥为了弃遮掩身型而总是穿着宽大的长袍,而且因为身体问题让他可 选择的工作比较少。但在少女的心里,哥哥永远都是她最为重要的人,在她最需 要时给予帮助,给予她生存的勇气,给予她很多很多……
 
  有一天当她在预习的时候,突然间感到下身好像怪怪的,那种久违了的异物 触感再一次在她胯间出现。一瞬间,她的脸面变得苍白,而她的哥哥察觉到她的 情况后也马上跑过来。只不过当她站起来向下看去时,只见到点点血迹从裤子内 渗透出来。看到这情况的兄长,才悄悄的告诉她,这该是她的初潮,也是她的身 体开始成熟的证明。
 
  一切一切,都有如拨开了一直在他们头上的乌云,获得了阳光照射的植物, 正快速的生长、欣欣向荣。而在初经来临后,少女的身体仿佛要把这些年所欠下 的都长回来,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她的身高虽然还不能说达到十七岁的标准,但 已经不像过去那样矮小,而且皮肤柔润而且充满光泽。
 
  一年又过去了,再一次到了少女生日的日子,为了迎接十八岁,少女特意打 扮,她要把这一天完全献给她的哥哥,再一次和哥哥共享那快乐的时光。
 
  「哥哥,抱我。」晚上的少女,再一次向自己的兄长提出要求。「今天我十 八岁了,所以我要哥哥抱我。」
 
  过去的经历让兄长自然明白妹妹话中的含意,但是他还是坐在对方身旁,伸 出他的手,把至爱的妹妹搂入怀抱。只不过他没有任何欲念,只是单纯的给予妹 妹一个拥抱而已,因为长期服食药物改变体质,现在虽然已经停止服用,但所做 成的改变不会因此消失。他,还有着男性功能,但又不会对女性身体作出自然反 应。只不过这反而让他安心,因为他能够以纯粹亲人的方式去爱护自己的妹妹, 不会担心自己袭击日渐美丽的妹妹。
 
  单纯的拥抱无法让少女满足,她要的是爱人对她的全面攻击,使她身上留下 爱人的痕迹,最后让她紧抱着兄长一同享受那极致的快乐。
 
  深知自己身体情况的哥哥,把少女轻推在床上,柔嫩鲜艳的嘴唇一如当年, 俯身吻向妹妹的颈部,而那双灵活的手伸入她的衣服内,隔着胸罩抓着少女的乳 房。这两年间唯一让少女有点不满的就是自己的胸部,还只是小小的隆起,有时 候还会觉得哥哥的比她还要大要圆。
 
  少女最为希望的是自己的身体能够吸引着哥哥,让他可以忘掉过去不幸的经 历,在自己的身上重新建立起幸福快乐的日子,最后,还有一点点的期望是,她 希望能够怀有哥哥的孩子,成为他的妻子。
 
  在有意无意间,少女不停用臀部磨擦着她哥哥的胯间,试图让引起最爱的哥 哥的欲火,只不过一直无法让男子出现她所希望的反应。而看到她脸上那失落的 样子,让男子下意识的把手伸至妹妹的胯间,直接对她的阴户进行爱抚。
 
  少女的毛发和两年前相比起来多了些,但依旧秀顺,不像一般人那样粗硬。 而兄长那白玉般的手指,在那已日渐成熟的门户上轻扣着,接着在门铃上按了一 下,轻轻的,而那悦耳的铃音,就是让屋主知道有人客来访的讯号。
 
  「哥哥……」
 
  从少女口中说出简单而直接的话,只是两个字已经包含了无数的意思。而回 应她的渴望的,是男子插进嫩穴内的一根食指。手指在这湿润的洞穴飞快的进出, 而且同时也用姆指在敏感的花蕾上按压,给予直接的刺激。
 
  察觉到少女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男子便把手指的动作放慢,缓缓的拔出至 尽头,再慢慢的重新插进去。在过了一会,让少女重新适应后,男子在一次抽出 后,让食中两指一起插入。进入体内的异物增加了一倍的粗度,让少女立时感到 有点不适,但是那充实的感觉,而且只要想到插入的是哥哥,就让她心头感到一 种难以言喻的幸福。心理影响生理,少女就在兄长的揉乳指插下,在一阵激烈的 当中,感到有如飘在云上,达到她成年后的第一次高潮,在快乐和幸福所包围下 睡去。
 
  「我……我真是个差劲的哥哥。」看着自己那沾满了妹妹蜜液的手,作为兄 长的他,只感到极为自责,本来该只在妹妹身边好好守护她,而且早就已经决定 在她康复后就离开,但是为了贪图一次又一次和妹妹在一起的时光,他一直没有 离开。但是此刻,他下定了决心,离开她,让她能够重新开始。
 
  而且,他身体也已经出现多处问题,药物的副作用已经十分明显,他仿佛已 经听到了自己生命倒数的计时。他最后的希望是,能够死在妹妹看不见的地方, 让她只记得自己是一个好哥哥。
 
  当少女睡醒后,只看到一张字条还有一本银行存摺放在桌子上,她最爱的哥 哥已经不在了。
 
  “不用找我。”字条上就只有简单的四个字,但这让少女的脑中好像被轰炸 一般,当场失去了一切的思考能力。
 
  当她回过神来时,她已经身在街上,发疯般的到处寻找,街上每一个穿着长 袍的人她都会跑到对方面前,确认是不是她的哥哥。那本该最为高兴的生日,正 式成为成人的日子,成为了少女最不愿意回想的一天。
 
  正午的街上总是比较炎热,让人总是不太愿意走在日晒的路上。只不过心中 只有哥哥的少女完全无视这高温的影响,不停的在路上奔跑,期望能够找到她最 爱的人。突然间,她看到对面路上,有一道纤细的人影,那穿在长袍下的身形和 深印在脑海中的映像完全一样,而对方在一看到自己后便马上转身离去,更是让 少女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一阵难听的煞车声传来,那是车轮和柏油路强烈磨擦所发出来的声音,在车 子前方,一道娇小的身躯被撞飞。但让所有路人震惊的是,那名少女就好像感觉 不到痛楚一样,身受重伤的她,还是打算爬过这条马路,而一道人影也突然从人 群中跑向她。
 
  但一辆被警方追捕的车,无视于交通规则驶过,把那具穿着长袍的人撞倒后 直接拖进车底滑行,带出一条血淋淋的痕迹。
 
  「哥哥!」
 
               【全文完】
 
***********************************   在此十分感谢各位评审,还有Uzi大对本文的意见,本文才得以用这面。 
  本身是一名写作新手,这种征文大赛更加是第一次参加,我自己也知道自己 的能力是多么不堪,但最少这一刻,我的确是尽我所能去写,希望能够表达出我 所想的一点感觉出来。
 
  对于这次夏季征文的推迟,反而让我对这篇短文有更多时间作出反思,补完 了当中在初写时的缺憾,真的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罪,是这一篇的主题,但这篇的副主题,是爱。我想试着表达一种罪与爱同 时存在的一种感觉。文中的少年和少女,主要犯的是什么罪大家也看得出,但他 们之间的感情,也是最为纯粹的爱。
 
  他们可以选择不跨越那一线界线,让兄妹的关系不会被打破。但是,妹妹还 是以自己的感情为优先,忘记了细心观察哥哥的心理情况。而哥哥,也因为从来 没有拒绝过妹妹,最后出来的,自然是悲剧。
 
  爱,所需要的是体谅和包容,但当爱失去这基础的时候,就只会成为灾难。 
  说点题外话,这次征文由发出公告后,自己就已经在准备,但当中让自己想 了又想、写了又写,总是写不出让自己满意的主题。到后来,把所有什么的想法 都砍掉砍光,只留下自己当初最想写的一种感觉。「禁忌」,这就是这篇最初的 想法,接下来,在我脑中总是有一种印象在,在把它解释出来后,就是这篇文章 的主题「罪」与「爱」。
 
  后来在整理漫画时,才想起这印象的由来。「天使禁猎区」,作者由贵香织 理,是一部以兄妹恋为题材的漫画,当中出场的角色,不管你是天使恶魔还是人 类,每一个都是有罪的,但这么的多罪,起源都是因为爱。看回漫画的一刻,我 才明白自己原来受到的影响有多深。
 *********************************** 
***********************************   评论:
 
  由贵香织理的「天使禁猎区」是一部非常棒的作品,我个人印象最深的是其 中的OVA,兄妹之间的禁与爱表现得内敛狂热,即便在日本动画中也是少有的 炽烈。本作主题和「天使禁猎区」的确有共通之处,不仅仅是兄妹题材,更重要 的是正如作者本人所说,在罪和爱之间徘徊的情感使本作张力十足。
 
  和初版相比,本版大幅削减了兄妹之间做爱的部份,增加了人物的后续交代, 这一做法不但没有减轻本作的情色味道,反而增加了本作的内涵,可以说是非常 成功的改版。
 
  情色部份因为是纯恋的内核,作者又比较纯情……所以较之同类作品没有很 大的突破,甚至可以说还比较粗糙,但考虑到这是作者的第一部作品,所以相信 以后会有很大的提升余地。顺带说一下,纯爱类作品,日本的中山文十郎(同级 生)和台湾的黑娃娃,都算是个中佼佼者,推荐作者借鉴一下他们的作品。 
  总地来说,本作是非常优秀的短篇,但仍有提升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