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门房秦大爷的故事](21)作者:www1983xxx(心如止水)

[门房秦大爷的故事](21)作者:www1983xxx(心如止水)

作者:www1983xxx(心如止水)
字数:7526


被取笑的张皓明有点儿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哪儿有什幺霸气?只是……
只是……」

  「只是好不容易带一个大美女开房,不好好地炫耀一下,不是太没意思了幺?」

  付筱竹笑着飞了他一眼,满脸揶揄,又悠悠地补充了句:「屌—丝—心—态!」

  此时的她,没有了众人眼中清纯腼腆的形象,那飞来的一眼似嗔还笑,既娇
且媚,流露出万种风情。

  张皓明的心脏猛地一跳,呆呆地看着那副娇媚容颜,说不出话来。与好几个
美女大学生上过床的他,应付女人的经验远远超过同龄人,但在面对付筱竹时,
仍旧像个初哥,一不小心就会被惊艳到。

  「嘿嘿,让姐姐来摸摸你屌上的丝……」一只温热的小手摸进了他的裤裆,
轻轻抚摸着阴囊。

  满脑的惊艳瞬间转化为了欲望,他迫不及待地把付筱竹扑倒在床上,双手急
切地将她的衣服一件件剥落……

  …………

  相对于张皓明的无边艳福,此时的旅馆老板却煎熬难耐,在床上辗转反侧好
久,始终不能入睡,刚才在镜中惊鸿一现的美丽倩影,一直在他的脑海里盘旋。

  开了5 、6 年旅馆的他,接待过无数年轻的情侣来开房,其中不乏身形容貌
俱佳的美女,开始或许还有些羡慕的心理,但见得多了,早已是波澜不惊,可今
晚见到的这个美女让他再也无法保持平常心。

  「……小屁孩才上高中吧,运气不错,追到这幺漂亮的女孩……小丫头,你
他妈就不能矜持一些?男朋友要上你,你就不能拒绝啊?……这个时候,他们应
该干得正爽吧……」

  旅馆老板胡思乱想着,非常羡慕那个「小屁孩」。幻想着美女大学生正赤裸
着身体被人狠狠抽插,已经是中年人的他胯下一柱擎天,仿佛回到少年时代。

  「要不……去他们房间门口,听听动静?」旅馆老板忽然蹦出一个念头,随
即这个猥琐的念头又被压了下去。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去偷听人家小年轻做爱?他
虽然不是正人君子,但也从没做过这幺丢人、龌龊的事情。

  只是,此念头一出,躺在床上的他更加抓心挠肝,饱受煎熬了,下身也是憋
胀难忍,大有把裤头顶穿之势……

  …………

  「啊呀」一声,付筱竹的小穴深处被身后的肉棒重重一顶,全身由内而外瞬
间酥软,整个人被顶得跪趴在床上。

  她美丽的脸庞高高扬起着,双眼微眯、小口半张,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回头
瞪了少年一眼:「狠心的小坏蛋,就不能轻一点嘛,你不知道你的棒棒很粗很长
很硬嘛……」

  好像是在埋怨,但那明贬暗褒的娇嗔语气,只会激起男人的征服欲望,使其
更毫不留情地狂插。

  他没有再浪费时间,跪在她身后,双手牢牢抓住她的腰肢,用力一顶,早已
饥渴难耐的硕大龟头及粗壮棒身终于插入了湿淋淋的嫩穴里。

  粉嫩的小穴依然是那样紧致迫人,层峦叠嶂的阴道壁紧箍着肉棒,每一次厮
磨、每一下牵绊都释放出海量快感,那销魂蚀骨的滋味,即是强者的乐园,也是
弱者的坟场。

  张皓明显然属于强者,尽管在激烈的抽插中,不时咬牙、吸气,但还是游刃
有余地驰骋在欲望的海洋里,掀起一波又一波浪潮。

  「……小坏蛋……啊……你慢点儿……嗯……好爽……啊啊啊啊……」

  少年缓缓干了一会儿后,突然一阵急速抽插,刺激得付筱竹口里发出一连串
短促尖叫,「啪啪啪啪」的肉击声在夜晚也显得异常响亮。在高频率的撞击下,
她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花心在隐隐颤抖,情知这样用不了几分钟就会泄身,不由咬
住了下唇,紧闭美目,准备迎接高潮爆发的一刹那。

  但十几下之后,肉棒的抽送放缓了下来,也没有再深入花心,而是退到穴口
两三寸处,浅入浅出。想来,在这幺快的速度下,少年也有些吃不消,担心过早
泄出来。

  付筱竹松了口气,笑着回头道:「怎幺慢下来了,是不是你不……啊……啊
哦哦……」

  「行」字还未出口,小穴中的肉棒陡然加快了速度,话到口边的嘲讽一下子
转变为不堪挞伐的哀鸣。花心深处也颤抖得更厉害了,少许阴精泄了出来,那是
高潮即将到来的前兆。

  她再次绷住了神经,双手死死抓着床单,腰腿也逐渐收紧着,期待着那一刻
到来时,齐齐释放……

  然而,肉棒又一次慢下来,再次在她通往高潮的道路上踩了急刹车。

  「……你……你这个小王八蛋……」付筱竹恨恨骂着。

  似乎是对称谓从「小坏蛋」升级到「小王八蛋」表示不满,那根让她爱恨交
织的巨物又重新快速抽动着,好在她已经了解了这个节奏,没有再发出羞人的哀
叫。

  与前两次一样,肉棒在她快高潮时,又不紧不慢地拉回穴口处,只是这次掏
出来的淫水,比上次多了许多。

  付筱竹「哼」了一声,却不敢分心说什幺,等待着下一波狂风暴雨,可是,
到了熟悉的节奏点时,熟悉的节奏却没有如期而至,让所有的准备都落到了空处,
非常难受。她不安地摇了摇屁股,正想说话时,肉棒又出乎意料的狂插直入,刺
激得她又发出一串「嗯啊」乱叫。

  随后的抽插中,肉棒完全不按「剧本」随意出击,而且总能在她意想不到时,
狠狠蹂躏那娇嫩的花心,随后又在她崩溃的临界点时抽身而出,反复几次,双股
间已是一塌糊涂。每次龟头退到穴口时,总是带出一大股淫水,有的直接洒落床
单,有的拉成长长的粘丝,而当龟头速度很快地插入时,这些淫水又被撞得四下
飞溅。

  「……呜……我受不了……嗯……求你……不行了……快点儿……求你……」

  一直游走在高潮边缘的付筱竹娇喘息息地求饶,同时毫无羞耻地向后耸动屁
股追逐着大肉棒,白皙的身子也泛起粉红色,整个人都滚烫滚烫的。

  先前还趾高气扬的女大学生,此刻却放浪如婊子,张皓明无比的兴奋。在心
理和生理的双重快感刺激下他也来到了极限,又冲刺了几下,俯身捞住她的细腰,
长长的肉棒深插入小穴尽头,龟头还不断往里钻探,死死研磨、挤压着花心处嫩
肉。

  他顶得力道很大,不顾女孩儿激烈的呻吟哀叫,硕大的龟头一点点挤进了宫
颈,紧窄与压迫感陡然提升,带来的快感也是无与伦比的,尤其是龟头楞子进入
小嘴般的宫颈口时,被勒得痛中带酸,酸中带酥,酥中带麻,麻得整个腰部仿佛
没了知觉……

  「呃……」张皓明忍不住低吟,肉棒一个激灵就要喷射出来,但这种感觉实
在是太美妙了,不想这幺匆匆体验就结束,当即咬了一下舌尖,强行将涌到马眼
的精液憋了回去。

  他牢牢抱紧了女孩儿,小腹紧压着那极富柔软弹力的翘臀,腰胯小幅度用力
扭动着,扭动一次,龟头就在宫颈进出一回,就这样反复享受着龟头楞子勾刮宫
颈口的无穷快感。

  付筱竹一开始还尖叫着,但很快就发不出声音,前所未有的插穴方式,让她
兴奋得几乎要晕死过去,快感的累积瞬间就越过了高潮阀值,花心深处仿佛化作
一个振荡源,向身体各个部位释放出高潮波浪……

  她全身如筛糠般颤抖,每抖一次都爽得毛孔大开、意识发昏,但因为那宫颈
口处卡着少年的大龟头,就像卡在了她的心口上,无论怎样爽快,总是差那最后
一步达到巅峰,所有呼之欲出的快感宣泄,都被阻挡在那里。

  付筱竹已是欲火焚身,但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冲刷下,身体兴奋得不受自己
控制,连一根指头都无法动弹。快感如潮水般汹涌,却又无法释放,很快就让她
呼吸困难甚至窒息,双眼开始翻白,面色也逐渐发紫……

  好在张皓明也到达了顶点,发出一声闷哼,松开了抱紧她的手臂,同时小腹
用力一挺,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失去了枷锁的付筱竹,被他一下子撞得跌了出去,扑倒在床垫上,沾满白花
花淫水的粗大肉棒滑出了小穴,让第一发精液一半射在小穴里,另一半射在了空
气中,外表来看,她像是被精液击飞出去似的。紧接着,更多的滚烫粘稠物如雨
点般落在她的臀上、腰上、背上、甚至是头发上,数量惊人……

  龟头脱扣而出的刹那,她只觉得身体一下子豁然开朗,好像什幺通道打开了,
满腔的如潮快感终于得以爆发,腰臀阵阵哆嗦,一股股阴精狂泄而出。

  「……哦……哦……哦……啊……啊……唔……唔……啊……呃……呃……」

  欲仙欲死的泄身快感,让她毫无顾忌地放声淫叫,喊着各种没有意义的音符,
尽情享受着这空前的高潮体验。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三、四分钟,女孩儿的叫声才慢慢缓下来,最后耗尽力气,
彻底软瘫在床上……

  两个人互飙体液,都经历了非同寻常的高潮快感,耗损的体力也更多,女孩
儿两腿微张趴在床上,偶尔还抽搐一下;男的则斜躺着,脑袋枕着女孩儿洁白性
感大腿,微微气喘。

  虽然枕在美女赤裸的大腿上,是一幅非常旖旎、富有情调的画面,但张皓明
略微休息了一下,很快就坐起来了,原因无它,床上泄满了美女的淫水,一片又
一片的浸透了床垫甚至溢出表面,就像是被小孩子尿床一样——不,是数个成年
人尿床——躺在上面仿佛躺在了小水潭里。

  他此前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浸泡在美女的淫水中,只是这体验并
不甚佳,湿漉漉、黏糊糊的滋味让人很不舒服。

  「啪!」

  张皓明突然一巴掌打在女孩儿雪白的屁股上,弹性肉感极佳,震得掌心麻酥
酥的。

  「嗯——」女孩儿鼻中发出一声轻轻的娇吟,声音不大却婉转悠长,既有高
潮时的满足,也有被摧残过后的柔弱怜惜,似乎还带着几分羞涩……吟声落下好
一会儿,仍觉得余音绕梁。

  「美者无所不美幺?喊个痛,都喊得这幺祸国殃民……」

  他目光发痴地看着那几乎完美的赤裸胴体,再次深深觉得,能认识她,是老
天爷赐给他最好的礼物,能占有她,更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羡慕嫉妒恨。

  张皓明咬了咬牙下定决心,一边在女孩儿身上抚摸游走着,一边若无其事的
说道:「付姐,咱们都上床好几次了,你干脆做我女朋友得了。」语气听起来很
无所谓,似乎是随口问问的,但结尾几个字发音却不受控制地有些发颤……

  「女朋友?」付筱竹缓缓坐起,侧转头望着少年。她俏脸上一层细细的汗水,
几根长头发还粘在脸上,可见刚才做爱时的激烈。

  没等少年回答,她又调侃道:「床上相识没多久,你就提出要恋爱,你上床
动机不纯哦!」

  她的眼神似笑非笑,张皓明完全捉摸不清其中的含义,隐隐觉得是拒绝的意
思,但又提不起勇气问个清楚,他担心连基本的肉体关系也无法维持。

  对于自己这明显怯懦的行为,他心下很是恼怒,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
怎幺在面对付筱竹时,连句话都不敢说了?不行,一定要强势些!

  他一把拉女孩儿入怀,伸手握住左乳用力揉搓着,同时用嘴狠狠吮吸乳头,
另一只手则伸入她的下身,揉捏着阴核……

  他终究还是没有敢再说些什幺,只能用强势的做爱来发泄不满:「哼,不管
怎幺样,先干个够本再说!」

  年少缺乏阅历的他,并没有从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中,看出更多的东西。

  「……女朋友幺……如果不公开关系,也不是不能考虑的……」付筱竹呻吟
中,转过了这样的念头……

  年轻的身体就是资本,刚刚经过怒射的肉棒,在短暂的休息之后,又恢复了
生龙活虎的本色,一条条绷紧的青筋杀气腾腾。

  不顾女孩儿有些畏惧的神情,张皓明强行抱着她离开了已成沼泽的双人床,
然后放在红色地毯上。依旧摆了个跪趴的姿势,再次从后面插入。

  他现在越来越钟爱这个姿势了,既充分突出了女性身材的曲线魅力,同时又
把最隐私的部位展示出来,更重要的是,让男人有高高在上的征服快感。

  他一边挺腰抽送着肉棒,一边仔细打量跪伏着的佳人:粉白的玉颈、美丽的
蝴蝶骨、光滑细嫩的裸背、纤细修长的腰身……还有胸部,虽然不能从正面看到,
但那傲人的尺寸不是苗条的肩背可以阻挡的,从两侧可以清晰看到它的饱满弧度,
在一下下冲撞中前后涌动、变形着,视觉上带来的刺激并不比正面小,而且更富
有想象空间……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美臀上:圆润如珠、莹白如瓷,是任何大师都挑不出
瑕疵的完美艺术;肉感十足,股沟间的秘密一览无余,粉色的小穴和深红的屁眼
绽放着,是让男人瞬间勃起的强力春药……高雅如斯……下流亦如斯……

  此情此景,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只会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干!

  张皓明是一个喜爱运动的青春少年,浑身上下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每一下
的冲击依然是力道强猛,但付筱竹就有些吃不消了,尤其是先前被折磨过的花心,
更是异常敏感,稍微碰一碰就酸痛不堪。

  当花心被插得太疼时,她身体本能地向前倾来躲避,而少年抽插得频率又很
快,她的不停前倾渐渐演变成爬行,明知这样的举动很难看很屈辱,但是身不由
己。

  女孩儿的屈辱却是少年的得意,他双手叉腰昂首挺胸的操干着,心中的优越
感早已爆棚,在自己大肉棒的挥舞下,优雅美丽的女大学生又怎幺了,还不是像
狗一样爬着走?

  唯一可惜的是,这太美的画面无人喝彩,只能是他独自欣赏。

  虽然付筱竹靠不断爬行来抵消肉棒的冲击,但受到的快感并没有减弱多少,
行走时大腿交错,更增大了穴肉摩擦、挤压龟头的力度,再加上少年时不时拍打
她的屁股,嘴里还偶尔骂着「婊子」「骚货」等言辞,刺激得她淫水一直流个不
停,大部分都滴落在地毯上。

  「……啊……又来了……又要来了……啊……」

  爬了不到十步,她来了第二次高潮,腿肉颤动,淫叫连连。待高潮过后,上
半身无力地趴伏下去,丰满的雪臀高高翘起着。

  张皓明没有趁着她最虚弱的时候狠插,肉棒静静地停在小穴深处,感受着花
心吸嘬和阴精的洗礼……等到女孩儿恢复了力气,支撑起身体,才继续抽插。

  两人就这样边爬边干,而身体敏感的付筱竹走不了几步,就会全身酥软地高
潮泄身。不多时就爬过了大半个房间,所过之处都洒下了粘粘的淫水。

  当来到房间门口准备折返时,张皓明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要不要拉开门,
在走廊里干?」

  这个想法只是刚刚冒出来,他脑袋里仿佛「轰」地一声,脸孔涨红,双手发
抖,整个人非常兴奋。在可能被人发现的场合下做爱,那种紧张、恐惧感想想就
很刺激;另一方面,即使被发现了又怎幺样?谁又认得他?而且能干到付筱竹这
样的校花级美女,是他最大的骄傲,他甚至隐隐期盼真的能被人看到。

  他右手握在门把手上就要拉开,但炙热的头脑这时回复了一丝冷静,想了想
又放下来,脑子里天人交战,迟迟不能下决定。

  「不要……不要……」

  胯下的女孩儿似乎知道了他的打算,不顾花心的酸痛,双手撑在门上死死向
后顶着,不让他打开门。

  犹豫了好一会儿,张皓明还是放弃了这个刺激无比的想法,他毕竟还只是个
高中生,没有那幺大的胆子。不甘心地在诱人的翘臀上重重拍了一巴掌,惹得女
孩儿又发出一声痛吟。

  在门口处转身,他一眼就看到了室内桌上摆放的电脑,其它设备如摄像头、
话筒、音响等分列左右。这家旅馆虽然价格便宜,但环境还不错,电脑、地毯、
空调都配备齐全。

  看了看电脑,张皓明已平复的心又躁动起来,又一个主意冒了出来,他这次
没有犹豫,直接拨通了手机,而且不在意地点了免提。

  「嘟——嘟——」几响之后,电话接通了,一个懒洋洋地男声响起:「干嘛
啊,我刚躺被窝里还没一秒呢,你掐着点儿打电话的吧?」

  「胖子别睡了,打开电脑,上QQ连接视频!」张皓明得意洋洋地说着。

  「视频?神经病啊,大晚上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个?两个大男人,视频做什
……咦,这声音……」

  通电话时,张皓明并没有停止胯下的活塞运动,相反还加大了力气,臀肉相
撞声和女孩儿的叫床声清晰入耳。

  「我去,你小子在看AV?这幺大声音,不怕你老爸听见?揍不死你的!」电
话那头的胖子坏笑着。

  「嘿嘿,我在旅馆呢!」

  「跑旅馆看片?脑子进水了……哎,不对……」那边终于反应过来,沉默片
刻,听筒里传来了嚎叫,「我去!我去!我去……你小子竟然在做爱,你小子竟
然不是处男了……等着,我这就上QQ!」

  对面显然极为惊讶,一连吼出好几个「我去」。

  张皓明哈哈一笑,挂断了手机。这个「胖子」是他的同班同学,关系还不错,
算是准死党。

  接着,他拔出了肉棒,将付筱竹转成正面,让她的双臂揽住了自己的脖子,
然后抄起白嫩大腿站了起来。

  「……哼……小坏蛋,又要炫耀了……哦……嗯……」

  他手臂微微一松,女孩儿的身子立马沉了下去,粗长并闪着亮光的巨棒顿时
没入娇嫩的花心之地,也堵住了她想说的话。同样是边走边干,方式却大不一样,
近距离欣赏那迷醉淫荡的表情和幽兰般的气息,让人非常享受。

  张皓明享受了片刻,一只手稳稳地托住了女孩儿的身体,另一只手打开了电
脑,并迅速登录QQ. 「滴滴滴」,刚上QQ就收到了胖子发来的消息和视频请求,
张皓明顿了顿,然后毫不犹豫地点了「接受」按键……

  在朋友面前做爱,是羞愧难堪下的手足无措?还是紧张刺激下的兴奋莫名?
张皓明自己也说不清,只知道心里更多得的是自豪成就感,看到显示器画面中那
个虎头虎脑的胖男孩极度惊讶和艳羡的表情时,他全身每一个毛孔都舒泰万分,
那小小的羞耻之心早抛到了九霄云外。

  视频中的胖男孩就是张皓明口中的「胖子」,虽然摄像头像素不高使得画面
比较模糊,但他嫉妒的眼神仍清晰地传达出来,音响里也反复响着「我去……我
去……」的喃喃念叨声。

  张皓明平时在学校中规中矩的,虽然长得比较帅气,但并没有像大多数男生
那样追求过女生,一直都是独来独往,朋友们在一起互相吹牛炫耀中,不免被嘲
笑为「处男少数派」,而他从来都是一笑了之,并不争辩。

  「那些青涩的未成年女孩儿,哪里比得上女大学生好玩?」

  十八到二十二岁左右的年龄,是女人一生中最黄金最美丽最耀眼的年龄段,
经常可以玩到女大学生的他,又怎幺会对那些稚嫩的中学生感兴趣?尤其是付筱
竹这样的大美女,更让他深深痴迷,无法自拔。

  「……我去……这屁股,太美了……这小腰,太性感了……」画面中的胖子
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过来,肥嘟嘟的小脸几乎贴住了屏幕,眼珠子都快瞪出
来了,他虽然看不见付筱竹的正面,但那美丽惹火的身材一览无余。

  有了小伙伴的观摩,张皓明做爱的动力大增,双手捧着女孩儿的屁股高高托
起,仅留龟头在穴口处,然后又重重落下,肉棒几乎是挟着风声贯入了花心。强
烈的快感冲击让女孩儿再次崩溃,长长地淫叫一声,绷直的大腿猛地抖动几下,
随机整个人软缩在他怀里。

  「……淫水喷得真多,极品啊极品……」胖子看得脸红气喘,眼神更加嫉妒
欲狂,死死咬着下唇。也只有身边的朋友突然天降艳福,才能让他如此嫉妒,换
了别人反倒不至于,而且这个朋友在今晚之前,和他同属「少数派」。

  胖子越是嫉妒,这边干得越是起劲,两人的动作幅度越发大开大合,频率虽
然慢了一些,但每一下都是结结实实。几分钟之后,双双呻吟一声达到高潮,淫
水四溢、精液激流,交合之处白色的、透明的、粘稠的、湿滑的……沾满了下体,
一片狼藉。

  音响里发出「哼」的一声响,胖子的表情看不出异样,但眼角却微微抽搐着,
随后颇为愉悦地松了口气,想来是在手淫中获得了高潮。

  张皓明「嘿嘿」一笑,搂着付筱竹光洁如玉的赤裸身体,右手对摄像头比了
个胜利的「V 」字手势,然后在胖子很受伤的眼神中,关掉了视频。

  「炫耀够了幺,小坏蛋?」

  付筱竹斜坐在地毯上,一双修长的美腿笔直伸展着,丰满的胸部微微起伏着,
脸上也尽显平时没有的妩媚春情。

  张皓明正要说话,电脑里又传来一阵「滴滴」声。

  「这个胖子,还真是不甘心……」

  不过他完全理解胖子此时的心情,若是两人换个位置,让胖子尽情蹂躏付大
大美女,他可能连拿刀子捅对方的心都有。既然自己已经是「成功者」了,那幺
就应该表现得大气点嘛,好好安慰一下自己的老朋友。

  打开了QQ消息后,却发现不是胖子,而是一个昵称为「楚楚动雯」发过来的:
「你上线了?这段时间怎幺也不联系我,打你电话也不接?」

  话语不多,却透露出几分幽怨气息。张皓明愣了愣,随即嘴角微微一撇,没
有理会直接关掉了QQ.

「这个『楚楚动雯』是你的女朋友吧?呵呵,就这幺不理会,是不是太绝情
了?」

  不知何时,付筱竹白玉般精致的脸庞凑到了电脑前,尽管QQ已经关闭,但那
双美目仍不眨地注视着屏幕,仿佛想看出些什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