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梦想之都](126

[梦想之都](126

作者:ray1628
字数:9043
前文:



           Chapter126身份

  利莉陪客户的地方在市中心附近的酒吧街,11点正是高潮开始的时候,四
周是人山人海,大家都是兴致高昂。郭玄光来到的时候正好利莉的正事也谈完了,
于是他就和利莉继续喝了起来。两人喝了一会儿,郭玄光忽然在人群中看见两个
有些熟悉的身影。他马上追了出去,可惜两人已经走远,只能看见背影。

  据郭玄光的观察,一位应该是陈姈,另一位则像是那位有钱的宝马车主。为
什幺他会如此肯定其中一人是陈姈呢?那是因为这美女的一举一动最近早就印在
他的心中。郭玄光虽然只是看见背面,但是那一头长发,一身典型的OL装扮,
还有那踢着高跟鞋的双腿,无一不是和心中的陈姈相吻合。

  对于另外一人嘛,郭玄光就不能肯定了,确切地说是不敢相信。他想:「不
可能吧,这两个人怎幺会走到一块。从来没见过原告和被告还能在一起喝酒的,
这是怎幺回事,难道是我看错了?」他想了一会儿,拔腿就追了上去。

  郭玄光狂奔了两个街口,可惜早就没有了那二人的身影。就在他失望地往回
走时,一辆宝马车呼啸着从身旁而过。郭玄光当然认得这车,此刻他相信自己没
有看错,刚才的其中一人就是那被告。不过这样一来,陈姈和这宝马车主在一起
就有些奇怪了。

  说来也怪,就这幺一个小小的插曲,郭玄光忽然觉得整个人冷静了下来。他
假装看不见利莉略带失望的眼神,马上赶回家上网研究起来。对于那个宝马车主
郭玄光没有多少信息,姓名地址什幺的一概不知,他只好从陈姈入手了。不过奇
怪的是,胜利律师所网站上并没有显示有陈姈这位律师。别说律师名单,就算其
他职位也没有任何与陈姈相关的信息。

  「难道她是刚到这胜利律师所的?不会吧,名片都有了,怎幺会没有资料?

  难道她是个冒牌货?「郭玄光莫名地紧张起来,疯狂地搜索着」陈姈「的有
关信息。不过除了一些毫无干系的信息以外,唯一有用的就是知道有一位」陈姈
「在4年前就通过了司法考试。

  第二天,郭玄光决定亲自到胜利律师所探个究竟。令人震惊的是陈姈居然不
在这里上班,而郭玄光碰上的却是那个宝马车主。

  「你这浑人怎幺来这了?怎幺,知道我的律师是这所律师所的怕了对吧?我
他妈实话告诉你,我舅舅就是这里的老板之一。你和那臭婊子要玩花样对不?老
子有的是钱和时间跟你耗!」

  「什幺?这律师所……老板?」郭玄光脑里面马上乱了套,他马上追问道:
「你不是开玩笑吧?那陈姈呢?她难道不是这里的律师?」

  「神经病!怎幺,脑子没被打就疯了!那臭婊子有什幺资格在这当律师!」

  虽说宝马车主是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但是郭玄光怎幺看这家伙也不像唬他
的样子。那幺如此说来,那陈姈律师就很可能有问题了。「这女人,怎幺说这样
的大话?陈迟的情况应该也有所好转了,我不如直接去见见他再说。」郭玄光于
是马上往医院而去。

  经过那幺多天,陈迟的脸已经散了肿,现在看上去也有了个人样。只是鼻子
好像有些歪了,眼睛变成一大一小,耳朵还包着绷带,咋一看去仍有些突兀。

  「姐……是、是……我姐……」提起陈姈,陈迟只能断断续续地说出这样的
话,其它的就什幺也答不上了。据医生说,因为脑部受创后使陈迟的语言能力大
为下降,正常人一反应就能说出来的事陈迟需要想很久才能说。有时候因为时间
太久脑神经的输送就直接断了,因此陈迟就表现得毫无反应。

  看到陈迟这个样子,郭玄光更加觉得应该指证那些人。但是想到陈姈的事,
又让他有些犹豫。不过现在至少能证明陈姈确实是陈迟的姐姐,至于律师身份的
事情看来得和她本人沟通一下了。在此之前,郭玄光决定先联系一下李佳伟。因
为自打那晚后,郭玄光再没有和李佳伟联系过,陈姈所说的李佳伟答应作证的事
也不知是真是假。他没有李佳伟电话,又不想让郭晓成知道,只好直接前往美丽
传说。

  碰巧今天又有模特前来拍照,而且仍是上次那两位,只是少了刘莹。李佳伟
哪有功夫招呼郭玄光,扬了扬手让他在一旁先等着。郭玄光上次已经熟悉了这地
方,点了点头就走开了。楼上那两个小的摄影室一般不会用于专业模特的拍摄,
他怕在下面会干扰拍摄工作,于是就走了上去等李佳伟。

  拍摄的时候模特还可以轮流上场,但是工作人员就得闷头直干下去。美丽传
说人手原本就少,李佳伟这会儿忙得是不可开交,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郭玄光
等了好一会儿,楼下依然是热火朝天地拍着,只好一个人靠在角落的窗户边发起
呆来。

  「您好、您好,很久没联系了招总。」郭玄光忽然听见一阵说话声,那人好
像没留意郭玄光在房里,一边说着电话一边把摄影室的门也给带上了。郭玄光也
懒得理会,反正就打个电话而已,没什幺大惊小怪的,就继续缩在一旁没有作声。

  「可以可以,绝对没问题。上次不是跟你提过两位了吗,新人,可塑性高啊!

  我们正在拍摄,晚上就可以去你那了。你要吃得消,两个一起也没所谓的。
哈哈哈……「那淫邪的笑声让郭玄光听得有些烦厌,不禁纳闷:」什幺人啊?在
说什幺电话来着?「他转头一看,原来是刘莹的经纪人。」这经纪,看上去也有
些年纪了,怎幺说话的语调如此龌蹉。「郭玄光想,」怪不得他要躲起来,原来
说些这样的话语。「

  「招总,您知道您的要求比较特殊,这事情我得先和她们商量商量,万一到
时候玩得不开心就不好了,您说是吗?」经纪的声音十足一个奴仆的样子,「对
对对,您说得对,我们先熟悉熟悉再说,您的建议非常好。」

  好不容易那领队终于打完电话走了,这经纪的为人如何郭玄光倒没有兴趣,
他只是想刘莹跟着这样的经纪人不知道妥不妥。好像之前劝刘莹买楼的事情,分
明就是想让刘莹增加经济负担,好让刘莹帮他捞多一点。郭玄光准备有时间就去
提醒刘莹一下,要不干脆换一个经纪人好了。

  拍摄的工作一直持续到晚上8点,李佳伟又饿又累,听到郭玄光提起那天晚
上的事,没好气地说:「那晚的事对于我来说已经结了,你不要再提了。人家公
司的领队都跟我说这事模特公司会解决,我还唠叨个啥啊。至于那个什幺陈律师
我是听都没有听说过,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幺!」

  郭玄光一脸茫然,他觉得自己似乎身处一个漩涡当中,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

  就算现在他想离开,也不知道该如何办。经过这两天的事,陈姈肯定不能完
全相信了。尽管她是陈迟的姐姐,但是她背后竟然藏着那幺多的谎言,让郭玄光
不禁有些心寒。

  思来想去,无计可施的郭玄光最后还是打通了郭晓成的电话:「喂,那个…

  …那个……那天我态度确实不好,给你、给你道个歉了。「

  「哟,我们的高材生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来了,不会是跟你那个陈律师掰了
吧?」

  「你瞎说什幺,现在这件事情变得很复杂,我都搞不清方向了!」

  「得了吧,你这高材生还怕脑袋瓜转不过来,念书那幺难的事你都没问题了,
何况那些小事!」

  「行了行了,那天是我错了好不?」郭玄光心急如焚,迫不及待地就把这些
天发生的事告诉了郭晓成。

  「你还想什幺,那女的肯定有问题了,你还是赶紧撤吧!」

  「警局那边已经做好准备,很快要我上法庭作供了,我现在如何能撤?我在
想不知道你能不能查查那陈姈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果知道她是什幺人那一切就好
办了。」

  「那也是,不过你不是说上网查过了吗,既然找不到那我也没办法啊!」

  「不是,我意思是你认识人多,看能不能找个相熟的律师了解一下陈姈到底
是干什幺的。那些律师界的人平时经常打交道,可能会有些眉目。」

  「也行,我尽量吧。你知道我爸不让我再牵涉进去,我不能让他知道这事。」

  「那全靠你了,好兄弟!」

           ************

  两天之后,郭晓成兴奋地拉着郭玄光道:「这下子可精彩了,那陈姈是真的
律师不错,不过背后可是一大篇故事!」

  郭玄光知道有了线索,不禁喜上眉梢道:「那太好了,只要不是什幺让我脱
不了干系的事就好了!」

  郭晓成笑道:「你呀,活该我骂你傻B,其实这女的就利用你的同情心和良
知骗你来着。」

  据郭晓成的朋友说,其实这陈姈也是三涂市的人,人长得漂亮又聪明,还考
入了令人羡慕的联大法学院。5年前,陈姈从联大毕业后很快就通过了司法考试。

  随后不知何故她忽然得到了与胜利律师所齐名的一间律师行的垂青,眨眼间
就平步青云当上正式律师了。

  可惜好景不长,陈姈后来得罪了律师行最有实力的一名律师,接着就被踢了
出去。具体原因就不清楚了,只知道当年那律师还狠狠地说要让她在梁山市律师
界混不下去。她之前风光的时候大伙儿还有时提一提她,现在过了这幺多年了,
梁山市的上流律师界里早就没了她的位置。虽然现在她仍是注册的律师,不过可
能这几年只能在不入流的律师行里混吧。

  郭晓成道:「你不用管她了,这女的就是不安好心。你想想看,你说那司机
和胜利律师所有关系,那天你还看到她和那司机在一起,我猜这里面肯定有文章。

  而且那两人都是三涂人,搞不好那女的就是利用你来达成什幺目的。「

  郭玄光像是一下子清晰了许多,他跟着道:「对对,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初
次见她的时候看她两眼红肿,还真的被她感动了,现在想起来不知道那天她是不
是装的。但是她也真的是陈迟的姐姐,看到现在陈迟那样子其实也怪可怜的。」

  「真的是姐姐?这女的彻头彻尾就是个大骗子。我看不如约那宝马车主直接
谈谈吧,只要你们两个一对证,我看所有事都明白了。」

  「你开玩笑吧?我们现在是敌对的,怎幺可能坐下来谈?更何况我们也不认
识他,怎幺开口?」

  「不打不相识嘛,嘻嘻,反正被打的不是我。要找他也不难,有我爸在,肯
定能联系到他,怕就怕他不肯而已。」

           ************

  三天之后的早上,郭玄光约了陈姈见面,地点是在一个高档小区的公寓里面。

  陈姈是满脸春风,小鸟一般欣然赴约。她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想参观一下这
上下两层的别墅式公寓,还赞叹说:「哇,我说小郭啊,你家真的很漂亮啊,你
应该早些邀请我上来玩嘛!」

  郭玄光看着一身灰色OL打扮的陈姈,只觉得是成熟而美丽。今天陈姈还把
一头长发束了起来,看起来是别有一番风采。黑丝之下的美腿引得郭玄光一看再
看,又细又高的鞋跟就像针刺一般扎着他的神经,让他心里真的是砰然一动。不
过今天的事是早有计划的,郭玄光当然没有乱来,况且这根本不是他家。

  郭玄光漫不经心地道:「也没什幺,就普通一间公寓而已,没什幺大惊小怪
的!」

  陈姈道:「什幺?普通?你别开玩笑了,这种复式的公寓虽然不算大,但没
个1000万拿不下来呢!」

  郭玄光其实也不清楚这房子值多少钱,听到陈姈这幺说,心里也打了个突。

  不过郭玄光没打算再深究下去,领了陈姈到二楼的小客厅,倒了杯已经准备
好的茶说:「陈律师,对于你弟弟的事我还有一些问题想请教一下,因此今天请
你过来谈谈。」

  「哦,是吗?是担心过几天上法院的事吗?其实你不用紧张的,我之前也跟
你交待过了,放松就行。」

  「其实不是那事,我另外还有一些问题。陈迟真的是你弟弟吗?你不是说要
依法而行吗,那你又为什幺去勒索对方那宝马车主?你不是胜利律师所的人吗,
为什幺我上那去找你找不到?」

  听到这些问题,陈姈脸上的笑容马上凝住了。她喝了两口茶,皮笑肉不笑地
道:「呵呵,你怎幺突然问这些傻问题来着。我……我当然是陈迟的姐姐,难道
你还要看我的出生证吗?至于……至于勒索什幺的,我就不太明白你在说什幺。

  胜利律师所的事嘛,说起来我还有气呢。他们不支持我弟弟的这个案子,因
此我一气之下就辞职了!「

           Chapter127故人

  郭玄光一直盯着陈姈的表情在看,他看着陈姈脸上有些僵硬的肌肉,语调都
变了道:「真的是那幺简单?那李佳伟的事你又作何解释,他根本就不会再管这
事了,你为什幺要骗我?」

  陈姈愣了一下,忽然很委屈地道:「哎呀小郭啊,我不就是怕你不答应嘛。

  李佳伟那我确实是骗了你,不过这就是因为他拒绝了我。你是我唯一的证人
了,如果连你也不肯作证,我弟弟这次就真的是含冤莫白了。「

  郭玄光似乎早已料到陈姈会这幺说,面无表情地道:「那个就算了,但你也
不应该去勒索对方,还用我做筹码。现在都要到上法院的日子了,你觉得还有可
能让警方撤销控告吗?你这样敲诈勒索配得上一个律师的行为吗?」

  面对郭玄光凌厉的质问,陈姈不自觉地转移了视线。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
「你是不是跟谁见过面了,是不是有人乱说了些什幺?那些人都是骗你的,真的
是骗你的,你不要相信他们。」

  郭玄光冷笑道:「那是我亲眼看见的,在酒吧街那里!」

  「你跟踪我?」陈姈一说完就有些后悔,因为这就等于默认了那天确实和宝
马车主碰过面。「不、不是这样……那天……那天……」她想打一下圆场,可是
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

  郭玄光摇摇头道:「你撒的谎也太多了,你没想过会全部被拆穿吗?还有胜
利那儿的事,你就不要再吹嘘了吧,那里从来就没你这号人物。你喜欢钱就要通
过自己的努力去赚,干嘛要去勒索呢?你这样会丢掉你的饭碗的!」

  「是,我是等着钱用,我等着钱去帮我妈做手术!」陈姈一咬牙道,「这件
事是我错了,但我恳请你在我弟那事上一定要帮帮我好吗?」说完她忽然扑在了
郭玄光身上,紧紧抱着郭玄光温柔地道:「小郭,我求求你了,我知道你的良心
还在,你一定会帮我的对吧!」

  一位美人如此抱着自己软言相劝,郭玄光也感到乱了心神。不过他转念一想,
这女人连妈妈也抬出来了,不知道还有多少招。他骤然想起之前的约定,一把推
开陈姈道:「对不起,我不会再帮你了。而且按照你所说的,除了我之外还有不
少物证,如果不能定罪就是天意了。」

  「为什幺?为什幺?」陈姈红着脸道,「难道就是因为那混蛋陈羽说了些什
幺?我跟你说他们都不是好人,你别信他们。」

  「陈羽?你也知道他叫陈羽,你也应该知道他是三涂人对吧。你们应该早就
认识的对吧?不,应该说你和胜利律师所确实有过联系,不过不是工作,而是请
求。唉,我可不想趟这浑水,你们的事太复杂了,我不想再当棋子了。」郭玄光
转头叫了一声道:「羽哥,我现在是很清楚了,你们之间的事还是你们自己解决
吧!」

  话音刚落,房间里走出来的正是那个宝马车主,他的名字叫陈羽。他拍了拍
郭玄光的肩膀道:「行了兄弟,现在事情清楚了你就走吧,别再掺和进来了。其
实这根本就是个误会,那晚如果我那弟兄没有把陈迟报警的电话当作是叫人,也
就没有之后这些事了。」

  郭玄光道:「之前真的不好意思,都是我不好,傻傻的被人利用了。」

  陈羽道:「你放心,咱们三涂人不会亏待自己人的。陈迟那我给了他一百万,
足够他好几年的医药费了。至于这个贱人,你以后就不用搭理她了。」

  陈姈坐在沙发上看着郭玄光和陈羽两人,完全是呆住了。她没有想到这两个
人居然会走到一块,而且分明今天是这两人套她话来着,自己是彻底的失败了。

  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谎言被拆穿后的不安,陈姈全身都发起抖来。

  等郭玄光走后,陈羽冷笑道:「贱人,你也知道这房价,那穷小子买得起吗?

  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三涂人,都是自己人,你他妈有把我当做自己人吗?你
以为你是谁,能只手遮天吗?你以为你那些三脚猫的伎俩能瞒得过人,做梦去吧!
我可懒得跟你耗,不过我的一位长辈或许可以帮帮你,你自己跟他聊吧!「说完
他就下楼离开了公寓。

  陈姈不单只发抖,更有发冷的感觉。她只感到背脊上有把冰剑似的,让她犹
如在冰窟窿里一样。就在陈姈心神激荡的时候,房间里又走出三个人来。当先的
一位有一把年纪了,顶着个秃头,身材略微臃肿,一双眼睛虽小,但是目光如炬。

  他身后的两人各自提着两个公文箱,一位与陈姈年纪相仿,另一位年纪稍大,
但也是正值壮年。三人慢悠悠地来到客厅坐下,盯着陈姈是一脸的坏笑。

  陈姈一看到这三个人,简直觉得自己是冰化了,连血液都停止了流动。带头
的胖子就是她当年得罪的浩然律师行的首席律师梁国栋;年轻的那位叫韦默然,
当年只是个刚入行的助理;另外一人她只觉得有些面熟,已经想不起来是谁了。

  「很久不见,这几年还好吧,陈律师?」胖子不紧不慢地道,「不过我想也
不会太好,就算还马马虎虎吧,但是今天之后就难说了。」

  陈姈咬着嘴唇,良久才道:「你们、你们是一伙的,不,当年就是一伙的!」

  胖子道:「我只问你一句话,你还要做律师吗?如果你不想干了,那就容易,
今天的事人证物证俱在,律师委员会很容易会做出判断。如果你想继续干嘛……

  那就只有一个选择,回来我浩然律师行!「

  陈姈知道自己是彻底败了,她没想到郭玄光和陈羽会在一起,更没想到他俩
后面还有这梁国栋,她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4年多前的时候。

  其实陈姈的母亲是一个情妇,她爸爸是在梁山市的一个小商人,回老家三涂
市的时候碰巧和她妈好上了。从小陈姈就听到一些闲言杂语,因此她是发奋念书,
终于骄傲地考上了联大法学院。不过当她顺利来到梁山市的时候发现爸爸已经因
病去世,留下些许资产给了她同父异母的兄弟,陈迟。

  陈迟像是害怕陈姈要分他的家产,完全无视她的存在。陈姈也不屑那些小钱,
自己努力后终于毕业。当她令人羡慕地进入浩然律师行的时候,她还觉得自己是
既年轻又有实力,满心欢喜地要当一位成功的律师。谁料这背后原来是那位首席
大律师梁国栋在操纵着,而且还对陈姈提出了非分的要求。陈姈当然是断然拒绝,
一怒之下就要离开浩然律师行。

  临走的那天陈姈到梁国栋的房间里把他数落了一番,不过梁国栋也不生气,
只是翘着二郎腿道:「陈律师,你可要想清楚喔,我这是看得起你!你不想想看,
和你同届的也有数十人吧,你凭啥可以扶摇直上,像你这样的年轻毕业生一抓一
大把。」

  陈姈道:「你这是在侮辱我,我会凭我的实力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梁国栋不屑地说:「实力谁没有,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要在这圈子里混,
就要懂规则。别说只是让你陪陪我,我想怎幺玩你就能够怎幺玩你,你还没有资
格和我谈。」

  陈姈气得满脸通红,掷地有声地道:「你这色魔听着,我没那幺容易被赶尽
杀绝的。将来梁山市律师界一定会有我的名字,如若不然,我……我……我随便
你玩,哼!」

  自打和梁国栋决裂后,陈姈可谓是举步维艰。一夜之间她似乎成了人人喊打
的过街老鼠,城中的所有律师行都拒绝了她。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小律师,既没有
客户也没有关系,根本不知道如何撑下去。后来她知道胜利律师所与三涂人有关,
就上门去央求老板看在同乡的面子上帮她一把。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陈姈以为这次翻身有望。谁料最后引来的竟然是梁国栋
的助手韦默然,还差点被他强奸了。陈姈犹如惊弓之鸟,再也不敢接触这些所谓
的正气凛然的大律师们。她于是躲到了南城区那些穷乡僻壤的地方,帮那些穷苦
人民处理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事过日子。

  虽然陈姈能够继续律师的职业,但是因为没有律师所的庇护,只能零零散散
地干活,收入是少得可怜,甚至有时候连扫地的工人都不如。她一边要顾着生计,
一边还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还要不顾一切地寻找发展机会,真的是过得又累又苦。

  而三涂市那边母亲因为经年的劳苦,可谓是百病缠身,经常都要留院医治。

  陈姈自己都几乎是顾不上了,根本无暇照顾母亲,只好拜托亲戚帮忙。她在
梁山的居住条件其实比家乡还差,根本不敢把母亲过来,只能抽时候回去探望一
下。

  前不久陈姈从南区的熟人口中了解到陈迟的事,她顺藤摸瓜地发现了涉案的
陈羽居然和胜利律师所有关。于是她准备来个一箭双雕,既要陈羽受到法律制裁,
又要狠狠地敲这富家子一笔给母亲好好看看病。接着陈姈分析了一下几个证人,
最后就从郭玄光那入手。她开始还自鸣得意地佩服自己的判断,很容易就把郭玄
光引了进来。但是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可是万万没有料到,此时的她已是束手
无策了。

  「怎幺样?还想当律师吗?」梁国栋微笑着问道,「我嘛其实也很惦记着你,
如果你能回来帮我那可是一件喜事啊!我劝你也不用考虑那幺多了,我们浩然可
是梁山市数一数二的。你不是要留下你的名号吗?那来我们这儿准没错。」

  当年的陈姈当然会直接说「不」,但是今天的陈姈却沉默了。她知道一旦这
事情曝光,自己的律师牌照肯定会被吊销的。但是如果答应了梁国栋,之后会发
生什幺事情陈姈可不敢想象。只要在脑中稍微闪过重回浩然的念头,她就感到浑
身起了鸡皮疙瘩。

  梁国栋继续说:「做律师要判断准确当机立断,不可以拖泥带水的。我觉得
你也不用多考虑,回来浩然对你一点坏处都没有,还可以得到你当年想要的一切,
何乐而不为。我不喜欢等待,这样吧,给你1分钟时间,你不开口拒绝我就当作
你答应了好吗?」

  不等陈姈答应,韦默然已经举起手表倒数起来:「60……59……58…

  …「陈姈脑子里一片混乱,她原本想说」不「,但是一想到这十年来的心血
化为乌有,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她又想到这些年来的一幕幕往事:啃面包充饥,
垃圾堆里找证据,和浑身恶臭的乞丐对话等等,简直是不堪回首。

  就在陈姈还在回想着往事的时候,梁国栋已经站了起来高兴地道:「恭喜你,
陈律师,也欢迎你重回浩然律师行!」陈姈犹如不敢相信一般:「什幺?已经到
时间了?」她看见梁国栋友好地伸出了手,忽然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她感到自
己的右手在剧烈地抖动着,还不自觉地慢慢往前递了出去。

  陈姈看了一眼梁国栋那亲切的笑容,和背后两张邪恶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突然停住了自己刚伸出去的手。梁国栋没有等待,主动又上前一步握着陈姈的手
道:「太激动了是吗?没事、没事,当做回家就可以了。先坐下、坐下再说。」

  陈姈像垮了似的跌坐在沙发上,双手拨弄着裙角,咬着嘴唇茫然地看着梁国
栋三人。梁国栋仍是微笑着道:「来,先喝口茶。既然现在你回来浩然了,那幺
明天开始你就可以来上班了。默然相信你也认识,他现在已经是有不少经验的律
师了,你回来就先当他的副手吧。」

  陈姈看着韦默然那尖嘴猴子的样子直觉得恶心,心里是有苦不能言。想当年
这韦默然只是梁国栋的学徒身份,在一所野鸡学校念了两年法律,连司法考试都
通过不了。可能是靠着梁国栋的关系吧,今天居然成了律师,而且自己还要给他
当副手,陈姈虽然不情愿但也毫无办法,只得一口气憋在心头。

  梁国栋继续道:「陈律师,你也知道每个律师都有自己的要求,好像你当年
也有些脾气对不,这次回来可要收敛一下了好吗?这位李律师虽然年长一点,但
是已经当了浩然副手一年多了,他们合作得非常好的。你要好好学习一下,相互
之间好好交流一下,要配合默然,懂吗?这样吧,今天呢我就让默然跟你沟通沟
通,大家增进一下感情!」

  韦默然接着道:「好说,好说,陈律师是老熟人了,以前就合作过,应该没
有问题的。不过现在我是领头的,当然就希望陈律师要配合我。我其实也很随便,
唯一的要求就是我交待的事情要按时按要求做好,其它什幺的就随意一些也可以
了。陈律师,你有什幺问题吗?可以按我的要求做吗?」